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快手小说网 www.ksxs.cc,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若水神君嫁去东海的大姑娘不满三年就给东海水君添了个男丁,若水、东海两家皆大欢喜。

    东海水君本人更是得意非凡,为儿子做满月酒的请柬撒遍了天上地下,连阿爹阿娘住的狐狸洞也送来了一份。

    阿爹阿娘已游方在外数百年。大哥、二哥、三哥相继安家立室分了封地,四哥则去了西山寻找走失的坐骑毕方鸟。是以狐狸洞如今只剩我一人当家。

    我拿了帖子逆光对着洞外的水帘子照了半晌,因想起阿娘生我时难产,似乎正是请这东海水君他曾祖父家的稳婆帮忙才少吃了许多苦头,于是抱了只南瓜大小的夜明珠,准备去东海走一遭。

    我识路的本事不大好,临行前便去隔壁的迷谷老儿处要了枝迷谷树的树枝丫。

    迷谷树天生黑色木理,孕出的迷谷花五色芳华。不过那花除了夜里用来照明,没有半点旁的用处。

    深得我心的倒是迷谷的树枝丫,只要佩一枝在身,就万万不会迷路。

    迷谷老儿本体是一株迷谷树,鸿蒙之初就长在南荒的招摇山上。

    阿娘怀着四哥时,有一回同阿爹闹别扭离家出走,迷路迷到招摇山。阿爹寻到阿娘的时候,担忧阿娘下次独自离家再迷路,于是干脆把招摇山唯一的那棵迷谷树扛回了青丘,栽到了家门口。

    青丘是仙乡福地,这棵迷谷树沐日月精华、顺四时之气,三千年之后竟修成了人形。又过三千年,坐化成了个不大不小的地仙。

    阿爹送了他几捆竹子做贺礼,他便用这几捆竹子并些茅草,在狐狸洞旁盖了三间棚,同我们做了邻居。

    因做的是青丘之国的仙,便随了其他的小仙,唤阿爹一声君上。

    迷谷老儿其实并不老,我出生两千多年后他才修成人形,唇红齿白的,一双桃花眼微微上挑。

    青丘的女仙大半都请阿娘做媒向他提过亲,可一次都没成。

    迷谷老儿看起来虽一副风流形状,却很重礼数。每次一见我,都要两手一揖,恭敬唤一声“姑姑”。这个礼数,我很受用。

    今次迷谷老儿将树枝丫递给我时,神色间颇郁郁,不知被何人招惹,若是问他免不得听他一顿唠叨。我琢磨着还是慎言,得了东西便立刻捏了个诀招来祥云,按上云头直奔东海。

    东海之东有十里桃林。

    三哥听说我要去东海赴宴,曾专程捎信过来,让我回程时去折颜府上找他讨两壶桃花醉。

    折颜正是十里桃林的主人,一只老得连他自己都记不得自己确切年龄的老凤凰。

    阿娘说,折颜是开天辟地以来大洪荒时代孕出的第一只凤凰。父神亲自将他养大,地位比起如今的天君还要高上几分。

    我出生时,这世间已寻不到父神的神迹。

    阿爹阿娘带我去看折颜,他斜挑了眉角抿着嘴朝阿爹笑:“这就是你家娘子新近给你添的姑娘?这小模样长得倒真是不错。”

    折颜和青丘之国的渊源主要是从阿娘开始。

    据说万万年前,折颜曾向阿娘求过亲,连聘礼都送上了门。

    但阿娘瞧上的却是我那榆木脑袋阿爹,直了脖子硬是不点头。

    为此折颜还和阿爹酣畅淋漓地打了一架,打完后两人却结拜了兄弟。

    过了年,阿爹八抬大轿将阿娘迎来了青丘,还是请的折颜主婚。

    按辈分算,我和上面的几个哥哥都得尊折颜一声“伯父”。

    但他从来“为老不尊”,坚决认为自己其实很是年轻,谁敢在称呼上把他叫老了,他就能把谁记恨个千千万万年。

    于是,我们只得胆战心惊地跟着阿爹阿娘直唤他的名字。

    折颜虽然酿得一手好酒,本人却并不喜欢宴席上的觥筹交错。

    “退隐三界、不问红尘、情趣优雅、品位比情趣更优雅的神秘上神”是他对自己的定位。

    是以仙家们邀折颜饮酒作乐的帖子,他素来一笑置之。

    众仙家邀他同乐,本也是对这没供着什么实职却地位崇高的上神表示亲近之意。这厢里他置之得久了,那厢里仙家们大概也就摸出个名目,道是这位闲散上神只可尊敬不可亲近,于是,再邀他的心思也就淡了。

    折颜乐得清净,一心一意地在桃花林里务起农来。

    到得东海边上,我掐指算了算时辰,离正式开宴还有一天半。

    想起三哥的嘱托,便打算先转道去折颜府上走一趟,向他讨一坛子桃花醉。灌两壶给三哥捎带回去,再灌一壶并着夜明珠给东海水君送去当作贺礼,剩下的埋在狐狸洞跟前慢慢喝。

    这正是桃花盛开的时节,十里桃林十里桃花,漫山遍野的灼灼芳华。

    我熟门熟路地朝桃林深处走,一眼看到折颜正盘腿坐在空地上啃桃子,偌大一个桃子,转眼就只剩一个核了。

    折颜笑盈盈地朝我招手:“这不是白家小丫头嘛,真是越长越俊了,过来,”他拍拍身边的空地,“坐这里来,让我仔细瞧瞧。”

    天上地下的神仙里头,也没几个辈分高得可以叫我小丫头了。

    这声小丫头令我油然生出一种自己其实还很嫩的错觉,感慨无比,受用无比。

    我“从善如流”地坐过去,折颜就着我的袖子擦了擦手。

    我思索着要怎么开口才能顺利讨到那坛酒,就听折颜扑哧笑道:“你待在青丘几万年,这一趟出来得倒是甚好。”

    我愣了半晌,没太弄清楚他这句话是个什么缘由,只得赔笑道:“这里的桃花也开得甚好,甚好。”

    他笑得更深:“前些天,北海水君带着他娘子来我这里闲赏了几日桃花。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那小娘子,真是天真可爱得紧。”

    这下我倒笑不出来了。

    北海水君那小娘子唤作少辛,这名字还是我给起的。

    也记不清是多少年前,我和四哥去洞庭湖游玩,在半人高的芦苇荡里,发现了条被欺负得气息奄奄的小巴蛇。

    我看着可怜,便央四哥将它带回了青丘。

    那时小巴蛇已修成了精,虽软趴趴的,但也勉强能化出个人形,这便是少辛。少辛在青丘养了两年伤,伤好后,说要报答我,就留了下来。

    那时阿爹阿娘已常不在青丘,狐狸洞由四哥当家,四哥安排她做了个洒扫婢女。此前狐狸洞一个婢女也没有,洒扫这活计全是我在做。

    我乐得清闲,便成天地不着家,在大哥、二哥、三哥、折颜处换着厮混。

    日子就这么安安生生地过了两百年,一日阿爹阿娘回来青丘,说为我订了门亲事。未婚夫便是北海水君桑籍。

    当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