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快手小说网 www.ksxs.cc,凛日神刀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城外东南隅,运河旁的吉祥庵。后来,改名为智珠寺。那时,约有卅余名比丘尼在内修行。

    这些比丘尼,有一半是带发修行的妇人。

    在运河两岸的水上朋友心目中,吉祥庵是个藏污纳垢的地方,尼姑们不是在苦修,而是在享福。

    它不但不是佛门清净之地,而是别有用心的男香客们亵渎菩萨的销金窟。

    其实,扬州的风月场所多如牛毛,廿四桥处处都有广陵春,丽妹艳姐比江宁秦淮河的名花还要高一品;画舫璇宫也比秦推画舫华丽得多,连一个撑画肪的姑娘,也白白嫩嫩的风姿绰约。

    偏偏就有一些丧失良心的人,和那些佛门叛徒污秽佛门清净之地,这种人的心悉,的确令人难以理解。

    吉祥庵附近名义上是乡野,其实沿河岸建了不少民宅,甚至建有一些别墅型宅院,陆上有轿水上有船.距城又近,往来十分方便。

    吉祥庵北面百余步外,濒河而建的那座广陵园,不但建有亭台花榭,也建了私有的码头,经常有各式船只停泊往来。

    广陵园的主人方大老爷方武陵,还是扬州十大富绅中的一个,以船运起家,拥有百十艘货船,把江南的名产綾罗绸缎从苏州运往山东京师一带批售,获利甚丰,日进千金在府城神气极了。

    没有人知道这位方大爷,是一位江湖武功惊世的豪霸,更不知道他是十余年前的黑道恐怖魔星。

    凌霄客方世光的事迹已渐被江湖朋友所淡忘,因为他已失踪了十余年。

    方大老爷在城内有座大院,里面住的全是普昔通通的生意人和者弱妇孺。至于城外这座广陵园,平时园门紧闭少有外客往来。

    往来都从水上来去,来去也以夜间为主,所以一年四季的白天里,很难看到园门有人出入,神偷李禄曾经花了些工夫,调查方大老爷的根底,是不是因此而惹来杀身之祸?谁也不敢料定。

    神偷已经死了,或者失踪,这件事得由雇请神偷的张三来查明。乾清帮也已死了许多人,为杀死神偷而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这件事还没了,风云正紧。

    出现了许多神秘人物,半天中,有不少牛鬼蛇神失了踪,江湖朋友人心惶惶,有些机灵鬼腿快,匆匆忙忙远走高飞去避风头,乘船走得更快吏方便。

    广陵园一如往昔沉寂,未受波及,因为方大爷不是江湖人,不会武功,是富绅,江湖风雨吹不到他身上。

    他是府城中有身份的人。

    申牌时分,一艘小鸟篷船沿河向下放。

    运河从城东北绕城东而过,向西南一折,两三里便是吉祥庵一带河面,不是十丈宽的河面水流并不急,冬日本来就是水枯期。

    两岸垂柳放行,丛丛半枯的柳丝迎风摇曳。

    船沿岸下放,逐渐接近了人烟稀少的广陵园私人码头。

    码头泊了两艘乌篷、一艘游河肪、两艘代步的三桨快船,但看不到半个人影。

    像这种人丁稀少的郊外大宅,正是进行神秘勾当的最佳场所。

    广陵园的船只,从不与乾清帮的船只有任何瓜葛。广陵园方家的人,也从不沾惹瓜洲息浪庵那家大宅的边。

    因此从任何角度侦查,也无法查出二者之间有何牵连。

    白龙姜海住在瓜洲的大宅内,是凌霄客的死党同谋犯,居然也不知道凌霄客的另一秘密是广陵园。

    可知凌霄客狡兔三窟的防险工作,做得十分成功、连亲信用谋都被蒙在鼓里。

    情势总算明朗化了,凌霄客不但与乾清帮有勾结,而且可以借用乾清帮的人为非作歹。

    更重要的是,凌霄客可能暗中与飞龙天魔有往来,甚至可能是飞龙天魔的走狗。飞龙天魔支持凌霄客坑害好友接引使者,暗中可能得到不少好处。

    飞龙天魔受伤逃掉了,当然不可能躲在瓜洲第一富绅陈天样的大宅里等死,要找老魔的线索,只有寄望在凌霄客身上了。凌霄客掳走了章春等三位姑娘,按理藏匿处该在房屋众多的广陵园,这是不为外人所知的秘窟。

    但派出杀接引使者的八个人失踪,其中包括凌霄客的儿子方玉。

    后续前往的人,当已发现接引使者的坟墓了,广陵园的底可能已泄,那么,老奸巨滑的凌霄客,还敢把人藏在广陵园?船缓缓驶过广陵园码头,亲自操桨的张天齐扮成水夫,破烂的穿着十分契合身份,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他用不着停下来笨头笨脑察看情势,打草惊蛇,而是泰然自若地将船顺水下放,未作分秒停留。

    船順流一滑,便到了吉祥庵附近的河面。

    这里是一处河湾,庵距岩约百余步,河滨是吉祥庵的产业。耶一排两人合抱的大柳树可以系舟。

    往来这里的所谓寻芳香客,船都系在南首的河堤,这段河堤不曾则石,船可以半搁在岸,也方便。

    已经有十余艘轻舟系住堤外,船夫们郡躲在舱里歇息,偶或有人上下出入,都是仆从打扮的下人。

    他的船靠上了河滨,系妥舟,挟了一个大包裹,匆匆上岸走了,没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吉祥庵有三层殿堂,庵后的尼房外围墙建了秘密出入的门户。

    紧邻墙外的一排外表不起眼但装璜华丽的房舍,那就是艳窟的所在地,艳尼们毕竟不敢大胆地在庵厅亵渎菩萨。

    庵四周遍栽茂林修仃,颇为幽辨,沿河小径通过庵侧,是往来村落的要道,从陆路来的寻芳客,就是从这条小径往来自勺。

    张天齐的身影,消失在偏僻的竹林内,已经时近黄昏,积雪三尺,小径上不见人蹤,谁会留意—个船夫躲到何处去了?”

    天终于黑了,广陵园黑沉沉,人影已无。

    不远外的吉祥庵暮鼓已经敲过,偶或可以看到一两盏照明用的灯笼,在寒风中摇曳,发出惨淡的光,凄清的郊外雪夜冷寂得像是鬼域。

    广陵园码头吏死寂,吏凄清。

    二更过去了,府城钟鼓楼传来隐隐的三更起更钟鼓声,积雪的大地似乎也沉睡了。

    码头突然水光一闪,再闪。

    一艘中型乌篷船,正顺流缓缀下放,船首没悬桅灯,却点了一盘大香。

    船突然加快,四枝大浆轻灵地划动,船以平稳的速度,轻灵地靠上了码头。

    原本死寂的码头,突然多了二十余名刀出鞘剑在手的人,戒备森严,如临大敌。

    船舱内钻出一名船夫打扮的人,但腰带上有刀有剑,身乎矫捷,在船上起落脚下无声。

    片刻。上面下来了六个灰衣人,有两人抬了一只大麻包,在森严的警戒下,登船将麻包交给船下的人接收,然后登岸走了。

    一切都在无声中进行,片刻便一切妥当。船立即下航,码头上空空如也,恢复了先前的冷寂。

    警戒森严,但注意力全放在陆上与水面,却没留意水下。

    大冷天滴水成冰,河水冰冷彻骨,浸在水中片刻便会冻僵,谁敢在水中活动,连鱼都不敢出游,人根本不可能在水中出没。

    一个裹泅水衣内的人影,像蚂蟥一样吸附在船艄近舵处,随即向下流急驶。

    船抵达南门外的销关浮桥,三名船夫飞跃登桥,抽开桥板让船通过,再放板恢复原状飞跃登船,举动干净利落,敏捷快速,是专干这种勾当的老行家。

    下一站是三叉河,也就是运河分流的地方,右至仪真,左放瓜洲。过了扬子桥,船驶入至仪真的河道。

    .这表示去向该是江宁,与瓜洲的任何人无关。

    向上江走,而非渡江至镇江一带逃匿。上江的江宁是江南第一大埠,从前的南京都城,有百万以上人口,正是藏匿的好地方。

    舱面舱后各有两名船夫担任警戒,四名浆夫与舵工.都是兼看风色的行家,九双眼腈留意河面与河岸的动静,决不可能出错。

    可是,不时向后眺望的舵工,突然发现右尾舷上坐着一个黑衣人。

    “咦!”舵工大惊失色。

    还来不及出声示警,黑影近身,脖子便被勒住了,有骨折声发出。坐在后舱面向两侧监视的船夫,骇然一跃而起。

    ‘什么人”叱喝声像焦雷,一刀一剑随声同向穿泅水衣的人集中砍刺。

    “张三!”

    乾清帮的死对头来了!张三这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名字,却有震慑人心的魔力,胆气不够的人真会被吓得浑身发软,失去反抗的力道。

    随着通名声,抓起舵旁原属于舵工的分水刀。长身而起,伸刀猛地一振,清鸣震耳,火星飞溅,攻来的一刀一剑向两侧飞腾而起,堕落河心去了。

    刃光熠熠闪烁.无情地切割人体,刀过处血肉横飞。

    两声信号.两声水响,人体飞抛时,张三便堵住了后舱口,大喝一声,将两个闻声挺刀冲出的人劈翻。

    五条人命接二连三被勾消了,快速的攻击,一刀—个刀刀不落空。

    篷船楼,里面漆黑,他不想冒险冲入,劈翻丁两个人立即旋身,暂住了从右舷跃来的两个人。

    他人化流光,身形消失,幻现,出现在篷顶。

    暗器如飞蝗,掠过他先前现身截击的地方,假使他晚一步离开,身上恐怕会出现五枚以上可破内家气功的歹毒暗器。

    刀光再现,宛若天雷轰击,人刀诨如一体,锲入两个船夫肉体,人影倏然中分。

    “啊”惨号声惊心动魄,两个船夫丢掉刀剑摔倒在舱面滚了一匝.血流在舱板上腥味刺鼻。

    他一声长啸,飞越篷顶,一脚蹋断了桅杆,在没升帆的桅杆倒向前舱面的同时,冲入慌乱的舱面人丛,利用桅杆轰然砸落的大乱情势,人刀一体迅速乘乱切入,有如虎入羊群。

    风雷骤发,刀下绝情,没有怜悯,没有慈悲,七名船夫打扮的高手与四名桨夫,一冲之下便倒了四名,再回旋,又有三名丧身九泉。

    舱面窄小,一片混乱,而且是黑夜。他尽情发挥拼命单刀的威力,自己也难免在纷乱中受到伤害,共挨了一刀一剑。

    剑割裂他的背肋部位,锋刃贴肌滑过,毛发未伤。

    刀砍中他的左后肩,也砍裂了泅水衣,刀反而折断,被他的护体神功震断的,肌肉先内凹随即复原,昔通的刀剑伤不了他。

    假使他的护体神功修炼不够,向人丛冲入,必定凶多吉少。所以有许多高手名宿对向人丛冲不感兴趣,且将之列为大忌。所谓蚁多咬死象,人一多就施展不开,有三头六臂也应付不了。

    这是非常危险的事。

    他今晚情急救人,有点沉不住气,举动像是逞匹夫之勇,但他冒险成功了。

    极短暂的片刻,他从船尾到船头,刀头饮了十四个人的血,到处都有身躯被刀撕裂的死尸。

    水响入耳,水花四溅,剩下的由个人中,有两个胆小鬼跳水逃命去了。

    最后两个人无路可逃,被他逼在笼舱口,假使钻船逃命,绝对快不过他的刀。

    “住手!不许过来。”一名船夫沉喝:“咱们舱里有看守浮虏的人,你如果扑上来行凶、咱们的人会把浮虏杀掉,你“哈哈哈哈”他扬刀仰天狂笑。

    “你笑什么?”

    “笑你。”

    “在下有何好笑?”

    “笑你的话莫名其妙。你们杀掉俘虏,与张某何干?俘虏是神偷李禄吗?如果不是,你能威胁到我吗?”

    “正是神偷李禄。”船夫厉声说“他是你的朋友,替你探扬州十大富豪的底,设错吧?”

    “不错,他是张某用三百两银子,雇请他来扬州探十大富豪的底,被你们擒住,在镇淮楼没伏要捉我斩草除根。

    “你们没想到,神偷在留柬上动丁手脚,透露了风声,让你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他在留柬了动了手脚?不可能的!”

    “不可能?老兄,如果换了你,干这种风险的事,你会在柬上具名吗?”

    “你”“那张柬上,就具了他的大名李禄。”

    “这天杀的贱胚!”船夫怒骂。

    “你们正在付出代价,还要不断的付出,每日每夜每时刻都在付出。我张三已经单刀向天下同道宣告,要杀光贵帮每一个人,烧掉每一码头堂口,毁掉每一艘船,今晚是第三次执行张某的宣告,你们都得死!”

    “张兄,咱们不不是乾清帮的人船夫口气一軟。

    “我张三不是善男信女,而是邪魔外道,既然认定你们这艘船是乾清帮的,那就毁定了,是也好,不是也好,承错了就讓它错吧!宁可错杀一百,不可放走半个,这是江湖道的金科玉律。

    贵帮也遵守这杀规矩,所以才不顾一切毁了神偷,再图谋张某,认命吧!老兄.你还有什么好埋怨的?”

    “这张兄”

    “你刚才就承认俘虏是神偷,却又否认是乾清帮的人,出尔反尔,你要我如何相信你的话?”

    “咱们只是充江湖道义,替乾清帮两肋插刀的,好吧!咱们已经尽了力,相信乾清帮会谅解咱们的苦衷,神偷交给你,放咱们一马,如何?”

    “这张某要考虑考虑。”他欲擒故纵。

    他当然明白俘虏不可能是神偷,神偷的死已由俘虏口中证实,他的所谓考虑,用意是衡量眼前的情势何者最为有利。

    他并不知道俘虏是什么人。

    三位姑娘被掳走,而做计的俘虏只有两个,对方不可能留下一个另加藏匿,所以他并本能断定俘虏是三位姑娘。

    假使池不顾一切冲上毙了这两个家伙,俘虏可能送命,不管俘虏是不是三位姑娘,他也不能妄动。

    即使不是,他也不愿成为间接害死俘虏的凶手。

    “张兄,你还考虑什么?朋友的生死,难道对你毫无意义吗?”船夫反而焦急了。

    “好吧!把人带出来,交换你们的性命。”他顺手推舟让步:“神偷如果有三长两短.哼!你们”

    两船夫不等他的话说完,更不让他有提出其他要求的机会,立即转身钻舱。

    这里,舟已顺水漂了两里左右,两岸枯苇密布,荒野一片银色世界。他的刀已经放下,任船夫转身入舱,已经控制了全局,他未免大意了些。

    两船夫乘低头钻舱的机会,双腿一蹬,分两面斜向虎扑而出,精确无比地贴船舷穿滑,水声轻响,斜插入水,形影俱消,身法之灵妙,令人叹为观止。

    这不过是刹那间的事,役有任何拦截的机会。

    假使船夫飞跃入水,他是可将刀掷出,在半空将一个击毙,这两个船夫才真是经验丰富的脱逃专家。

    他大喝一声,刀光一闪,钻入船舱,功行全身产防暗器袭击。

    舱面黑沉沉,根本没有人看守俘虏。

    摸到两个大麻袋,果然里面盛的是人,着手仍有余温,而且会动。

    拖出舱,解开第一只麻袋,把人拖出,他愣住了,暗叫一声:“糟!”

    是一个方面大耳的中年人,手脚被捆住,口中勒了布条,叫不出声音。

    松了中年人的绑,再解第二只麻袋,不由大喜过望,辛苦有了代价。

    是葛佩如小姑娘,绳刚割断,小姑娘便要跳起来,但手脚捆久了不听指挥,砰一声摔倒在桅杆旁,狼狈万分。

    “小佩,小心!”他急急相扶。“是什么人掳走你们的?”

    “鬼才知道!”小姑娘跳脚大骂。“那些天杀的狗贼,用迷香偷袭,问口供时又蒙住眼睛,直今为止,我连一个人的脸孔都没看到。张兄,你”“我先把船靠岸,路上再说。”他抓起一支架.用桨当篙,水深仅丈余。桨长一丈八,刚好可以将船撑走,向河岸急靠。

    中年人略为活动手脚,也取了一支桨帮忙。

    “她们呢?”他一面撑一面向姑娘问。

    “谁?”姑娘一时会不过意来。

    “被掳走的共有三个人”

    “哎呀!我娘

    “不是你娘。”

    “那”

    “假公子章春,假男人江南一枝春路天香。”

    “不知道。”提起另两个女人,小姑娘醋味上涌:“你倒很关心她们呢!”

    “我谁也不关心。”他没好气地说“我唯一辛辛苦苦营救你们的原因,是当时我在场。同时,我要查明其中的阴谋,到底谁在计算我?”“他们计算你?”小姑娘似乎健忘,忘了先前自己的话题也不介意他话中所表现的不快。

    “他们主要的目标是捉我。”

    “这”“咱们边走边谈。”船冲上堤岸.他丢下桨对中年人说“老兄,咱们就此分手,赶快离开扬州,这些混蛋不会放过你的,保重。”

    “张兄。”中年人抱拳施礼,也随小姑娘的称呼叫他为张兄。“多蒙临危握手,大恩容当后报”

    “老兄,不要放在心上.在下并非有意救你的,顺便而已。

    在下的事十万火急,不能耽搁,告辞。”

    “张兄”

    他举手一挥,挽了姑娘的手飞跃登岸,如飞而去。

    小姑娘先是一惊,本能的想縮手挣脱,却又俏皮地抿嘴偷笑,反而紧握住他的大手。

    中年人站在河岸上,目送他迅速远去的背影摇摇头苦笑。

    “小伙子是个莽张飞。”中年人含笑自语“这世间.像这种粗枝大叶的人是会吃亏的。

    “唔?能片刻间屠杀全船十余名武功高强的人;定非泛泛末流,怎么江湖道上从没听说这么一位姓张的年轻高手?倒得留心打听一下,也许”

    也许什么,他设说。广陵园的房舍约有十余栋之多,由于是别墅的形式,所以与一般大尸人家的大院落不同。

    格局以休憩宴游为主,楼阁几:泸全是独立的,仅中庭的主宅是连三进的建筑,大院也是一座有花有树的场所。

    假使照料的人手不够,就会成为大杂院。

    三更将尽.共有四座房舍火舌冲霄。

    按地方抬安规定,起火必须鸣锣示警求援,附近的街坊、村落、邻舍,都必须出动求火。

    广陵园却不理会这一套,并没鸣锣求救。凭自己的人手救火,甚至派人阻止赶来救火的人进入。

    以往曾经发生过这种事,因此火光冲天,近郊都隔岸观火,不想自讨没趣赶来自告奋勇救火。

    近在咫尺的吉祥庵附近住户,有些住户连开门察看也不愿为。

    平时罕见有人走动的广陵园,今晚意外出现了数十位骠悍勇猛的人,挥动沉重的火叉火斧救火。

    连一些妇孺也个个孔武有力,升屋登靖如履平地。

    这一场火,暴露了广陵目的底细。

    一个灰白色的人影,隐吠在一座高楼的瓦垄中,居高临下留意变化,在忙着救火的人丛中找寻猎物。

    这栋大楼的四周,共有三名刀隐肘后,往复巡视为警卫,对混乱的火场视若无睹,似乎认为是无关紧要的事,只全神留意是否有人接近大楼。

    所有的房舍,几乎全是木造的。

    除了砖墙不怕火烧之外,其他建材都禁不起火,因此抢救屋内物品必须迅速.以免被火封死了退路。

    火光通明,居高临下看得真切,在楼近河滨的两栋平屋里,十余名大汉神色紧张地,将五六个人挟持出来,押往靠近码头的一座小院。

    两栋平屋的右首三二十步的一座二楼建筑,上层已成了火海,很可能波及这两栋平屋,因此必须先将平屋里的人和物及早撤出。

    再笨的人,也知道四处地方同时失火,决非不小心酿成的灾祸,而是有人蓄意纵火。

    园内明处戒备森严。已经表明主事人已经发现警兆了。

    火势刚控制住,蓦地主宅的南房传出—声轰然狂震,地动山摇,屋上与树林的冰雪纷纷震落,声势之雄,有如万响爆竹同时爆炸。

    爆炸声接二连三,共有四栋建筑被炸毁,烟硝硫磺味强烈刺鼻,爆炸后的砖瓦木石犹如暴雨,接着火焰升腾,火势比先前四处更加猛烈。

    情势失去控制,全园大乱。

    轰然爆炸声中,大楼上面隐伏的人影消失了。

    靠近码头的小院毫不起眼,像是码头执役人员的住处,院里堆放着不少船用的杂物和工具,厅房各处也杂乱无章。

    任何人也不会注意这种下人长工的栖身所。连小偷也不屑光顾。

    附近的废物堆里,却隐伏着三名警哨。

    门窗紧闭,里面不知暗藏有多少人?主宅附近的大火、爆炸,并不影响这些人的情绪。

    三名警哨依然全神贯住监视四周的动静,警觉性提高至极限,手中的兵刃与暗器,随时准备使用。

    一个长工打扮、剑隐肘后的人,飞奔而来。

    火光冲天,反映的雪光更为耀目,与白昼相差无几,来人的像貌接近至卅步内便清晰可辨。

    一名警哨从隐身处一跃而出、劈面拦住了。

    “五哥,怎幺啦?”警哨急问“爆炸是怎么一回事?可曾发现受伤的人”

    一连串的疑间,表示出警哨外表镇定,其实心中惊惶不安。

    “被极高明的纵火行家计算,把咱们整惨了。”五哥上气不接下气急急地说“用的是军仗局爆竹厂的火药,用线香定时引爆,这家伙可怕极了。”

    “大总管传下话,恐怕与火灵官罗大德那王八蛋有关,一定是他那些徒子徒孙要来硬的,很可能随后前来抢救他,这里不安全,快通知孙管事.把火灵官赶快送上船弄走,以后再和他算帐。”

    好,我这就通知孙管事办理。其他的人”

    “其他的人暂时别管。”五哥说“地牢加大锁,不许你们以外的任何人接近,小心了。”

    五哥匆匆交代毕,回头飞奔而去。

    警哨发出一声信号,通知附近的警哨,奔到院门有方,击掌三下即飞越院墙。

    灰影出现在小院右首三十余步的偏僻角落,从背上的包裹取出四具作燄火用的大型花筒.但筒座已经除去,用火折子点燃一段火香.这才飞身而起。

    花筒焰火如果除去地座,便无法固定,点燃后便会像地老鼠一样在地面乱窜,十分危险。

    焰火极为猛烈,在屋里乱窜,那情形真够瞧的,窜到哪就烧到哪,想扑救十分困难。

    用大香点燃了引信,四具焰火花筒破空飞掷,分别抛落在小院的内部四周,破空的引信喷火嘶嘶声,吸引了警哨的注意。

    第四具抛出,第一名警哨到了。

    “你该死”警哨怒吼,一面冲来一面发射连珠飞刀。

    第三把飞刀出手人已近身,手中的长剑招法飞虹戏日,虚攻上盘而目的却在胸腹,剑上风雷声隐隐,御剑的内劲十分惊人。

    灰影哼了—声,隐在肘后的刀突然拂出。”铮“一声暴响。剑被震出偏门。

    “杀无赦!”灰影沉叱,刀光一闪,快逾电闪掠过警哨的右肋,肋开内脏外流。

    “嗯”警哨闷声叫,扭头便倒。

    “砰砰”

    焰火花筒在小院爆发,星火飞舞中,火树银花灿烂耀目,喷火的嘶鸣令人心惊胆跳,整座小院鸡飞狗叫,立时大乱。

    三个反应最快的人,狂风似地向灰衣人冲去。

    灰衣人轻拂着单刀,正一步步昂然接近。

    “张天齐”到得最快的人惊叫,骇然止步,手中剑不敢动。

    “谢谢你老兄记得我。”张天齐止步怪腔怪调地说“你们派人到客店计算我,诡计不逞却掳走了在下的朋友,所以我非来不可,一方面是为顾朋友尽心力,另一方面是要知道你们计算在下的原因何在。”

    “啊”第一人发出求援的啸声。

    “不要寄望有人来支援了。”张夭齐大声说“主宅的人自颐不暇,死伤一定十分惨重。

    “当爆炸声传出时,园口附近的四头雌老虎母大虫,用她们磨得锋利的长剑,像疯虎般杀人。

    “如果在下所料不差,沒有人能挡得住她们四支剑,除非贵人亲自率领亲信出马,但贵主人今晚好像不在此地,广陵园今晚是完蛋了。”

    他不是虚声恫吓,而是确有其事。

    从国外杀人的人,正是葛佩如一家四女,四支剑比净王帖子可怕百倍,形成无坚不摧的剑阵,来一个杀一个决不留情,像砍瓜切菜般长驱直入,所经之处尸体狼藉,说狠真狠。

    葛小姑娘恨重如山,她的剑全被鲜血染红了。

    陆续有人赶到,即将合围。

    “有人要招供吗?”张天齐最后厉声问。

    “用暗器毙了他!”有人大吼。灰影一闪即至,刀光如电闪,看到刀光刀刃及体,这位仁兄的脑袋突然脱頂抛落。

    .“杀!”张天齐的喝声如裂帛,刀化狂龙漫天狂舞,所经之处波开浪犁,血肉横飞。

    小院已成了火海,有人发令放弃救火,分出一半人围攻张天齐,另一半人带了六只麻袋从院角撤走。

    九个人像漏网之鱼、越墙奔向码头。

    距码头不足十步,灰彰已在码头扬刀恭候。所有的船部不见了,大概早半个时屉便漂走啦!码头上摆了三具尸体,那是僭伏在码头警戒的人,尸体己僵,死得不明不白,所以一直不曾将警号传出。

    “不杀光你们这些王八蛋,决不罢手。”张夭齐咬牙切齿说“只留一个人带口信,告诉凌霄客方大老爷,我张天齐不认识他,与他无冤无仇,他为何要计算我!他必须还我公道。”

    九个人丢下盛俘虏的六只麻袋列下大三方阵,每门三人,把张夭齐围在阵心。

    “我,后园管理孙某。”主阵的大汉沉声说:“我可以据实事告。”

    “我在听。”

    “但有交换条件。”

    “说说看。”

    “交换咱们的安全。”

    “我得盘算一下是否值得。”

    “别忘了,咱们仍可一拼,脱身也非难事。”

    孙某的话不无道理,论武功,张天齐固然超尘脱俗,这些人也不弱,每个人都可以名列一流高手而无愧色,九比一,实力依然空前雄厚。

    另一面是河,搏斗时跳河逃命并非不可能的事,张天齐即使能在刹那间杀掉一半人,另一半必可逃生。

    刹那间杀死一半一流高手,恐怕无此可能,九个人九面分开逃生,恐怕三分之一也杀不了。

    “我相信你们可以一拼,但结果你们也預见了。”他遂渐增加压力“我几乎屠光了你留在囚屋里的人,他们也认为可以和我一拼。”

    “阁下不要太过相逼”

    “好,在下不为已甚,答应你的条件,问题是,你的口供必须是真的。”

    “孙某不是默默无闻的久保证每句话绝无虚假。”

    “好,我相信你,说。”“敝主人名义上是隐名纳福的地方大老爷,但事实仍受到某些人的暗中挟制,这些人是何来路,孙某发誓不知其详,只有主人心中明白。反正这些人必定极为可怕,要不,凭主人的实力,何至于不加丝毫反抗?”

    “唔!有道理。”

    “孙某只知道昨晚三更天,主人突然搂到通知,要主人派人前往客店,尽快把你捉来,由敝主人也化装亲自出马的情形看采,可知那些人必定曾经严重警告敝主人,势在必得。后来为何临时变计,退而求其次把三个不相关的女人捉来,主人只串不提,孙某怎敢呀白?所以”

    “所以,事实上张某从阁下口中,一无所获,仍然一头雾水。”

    “这”“除非找到贵主人,看来别无希望了。”

    “张兄”

    “三个女人目下在何处?”

    “一个被一群神秘人物在不久前用船接走了,主人午间才接到的通知,早就安排好了。另两个”

    “你们离开那六只麻袋。”张天齐沉喝。

    “这”孙某本来悄悄向麻袋移动,悚然止步。

    “你不肯?”

    “好,依你。”孙某向侧退,举手一挥,示意同伴向两侧移动。

    张天齐身形一闪,便到了六个麻袋前面。

    这瞬间,九个人突然飞跃而起,向河下飞堕,身法极为高明,不约而同飞跃,默契已致无间境界。

    张天齐没料到对方出奇招冒险逃走,想追已来不及了。码头是向外伸的,九个人分向两侧落水中,他如果追,最多只能追上—个,与这个人同进落水,人即使捉到,自己也变成冻鸡得不偿失。

    六个麻袋也需要照顾,不能丢下不管。

    割开所有的麻袋,他知道上当了,幸而运气还不太差.其中有江南一枝春在内,其他五个人是四男二女,他一个也不认识。

    六个人都被制了昏穴。情势紧急。处理俘虏的人不想耽误时间上绑,制了昏穴塞入麻袋带走,死活不管,后果也不问。

    昏穴制久了,会成为白痴废人。

    解昏穴并不能,附近又有可令人神知复苏的雪。

    六个昏穴刚解的人,被雪一揉脸面,醒得甚快,但—时还没完全恢复神智。

    两个黑影势来如电,两支剑芒四射.眨眼简便已到了三丈外。

    张天齐一蹦而起,手中刀龙岭乍起。

    “来得好”他欣然大叫:“在下等俘虏送上头来,口供有着落了。”

    他颇感惊讶,怎么是两个蒙面人?自从潜入广陵园迄今。

    他所看到的人,没有一个是蒙面的。‘他身后第一个摇摇晃晃站起的人是江南一枝春,像一个醉酒未醒的人,可知神智仍沒完全清醒,仅凭本能挣扎爬起而已。

    稍一迟疑,几乎吃了大亏。

    对方蒙面,他以为不是广陵园的人.可能是友非敌,也许是葛姑娘请来的朋友,因此刀上的劲道减了五成。

    同时,失去了主攻的机会。

    接触太快,没有思索与分析的余暇,反应出手本能,电光石火似的刹那间.便已决定于生死吉凶。

    他这瞬间的惊讶与迟疑,对方的剑巳排云驭屯而至。

    “铮!”他一刀急封,身形斜转。

    凶猛绝伦的震撼心脉奇劲从刀上传来,加上他自己的反震力道、虎口一热,马步一虚,身躯如受狂风所刮,真气有泄散现象发生。

    千钧一发中,他真气内聚,神意内敛,全身放松,意动神动护住心脉“砰!”他震摔出两文外的积雪中,感到眼前发黑,浑身发抖。

    那人也不好受,惊叫一声,身形斜而出,半途脱手丢剑想移卞攒势,斜飞起八尺高,远出两丈外,刚吸腹拳腿,身躯已向下急坠。

    “砰嘭!”水声如雷,水花上冲,收入码头旁的刺骨河水中。

    第二个蒙面人晚到一步,没料到发生这种变化,两人分向两面震飞,晚到一步便突然失去对象。

    刚想折向攻击倒地的张天齐,却发现同伴已经掉下河去了,吃了一惊,脚下迟疑。

    “是你这老王八”狼狈挺坐起身的张天齐,一面站起一面破口大骂。

    蒙面人又是一惊,断然放弃乘机攻击张天齐的念头,向前飞跃,一把挟起神智还没完全清醒,摇摇晃晃的江南一枝春,飞掠而走,不理会落水同伴的死活。

    落水的蒙面人,已从水下溜之大吉,入水之后便不再浮起,也不管岸上同伴的死活。这两位仁兄,倒真是你奸我诈的妙搭档。

    张天齐恢复了元气,两个蒙面人早已不见了。

    他从剑上传来的可怕劲道中,估计乃是奇学九幽大真内功,内功中的邪门秘技,那三个老魔都练成这种奇学。

    那天晚上他孤身斗魔;夭魔受了伤,今晚这个蒙面人用剑,该是天魔无疑,但天魔的伤怎么好得这么快?而且怎么还敢留在扬州,他真该继续在杨州追寻的。

    “可惜!我只要少撤回一分劲,就”他后悔不迭。

    五个死里逃生的男女,已可站起活动手脚。

    “兄弟不要紧吧?”一位中年人走近关切地问。

    “还好。”他苦笑,把刀递给中年人“你们咦!路姑娘呢?”

    救了六个人,现在只有五个在场。

    救人的目标是两位姑娘.其他的人都在,所救的江南一枝春却不见了,难遭自己一声不吭走掉了?“谁是路姑娘?”那位衣衫不整,皮袄有血迹的少妇讶然“我不姓路”

    “我是指江南一枝春路姑娘。”他焦灼地说“我就是专程来救她的。她刚才还在”

    “被一个蒙面人挟走了。”另一个壮年人说;“是从这一面走的,我躺在地上看得一清二楚,我还以为是兄弟一起来救我们的人。”

    “哎呀!”他惊叫“你们快逃,我要去追那老狗,他可能是飞是个老凶魔”

    他反觉自己失言,幸好没把飞龙天魔的名号说出,不再逗留,向蒙面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