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快手小说网 www.ksxs.cc,夫君是疯子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日清晨,信五揉着腰,扭着脖子,到楼下同我一道用早膳。

    我低头喝粥,有些心虚。

    “阿九,我昨天怎么在门口睡着了啊。”信五显然不记得昨天他失眠来找我催眠的梗了。

    我吞吞吐吐道:“唔可能你在梦游吧。”

    信五将信将疑,坐下喝粥。

    隔壁桌的大叔一边嘴里喷着稀饭,一边滔滔不绝:“哎,你知道最近咱们雁城新来了个道士么?”

    另一个说:“那是自然,他在城东摆摊算命,自称是胡杨观胡杨道长的关门弟子。”

    喷稀饭的接着问:“那他算得准不准啊?”

    另一个回答:“好像挺准,昨儿个隔壁张婶去算她家的母猪这一胎能生几只猪仔,那个道士掐指一算,说六只,果然那头母猪当晚就生了六只。”

    喷稀饭的砸着嘴道:“这么神?!赶明儿我也要去算算。”

    我心中暗喜,果然是踏破雁城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信五问我:“阿九,我们什么时候去找风公子?”

    我咽下最后一口饭,说:“现在就去吧,我要找他报销路费。”

    信五:“”顺着人流走,我和信五顺利到了城东,风雅宋摆摊的地方,人群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我踮起脚尖也只能看到一块白色横幅上写着白英道士神机妙算这八个字,却未见风雅宋庐山真面目,我咦了一声,信五问:“阿九,你咦什么?”

    我继续垫脚探着头:“他不是叫风雅宋么,怎么是白英道士啊?”

    信五说:“那师父还自称半仙呢。”

    我白了他一眼,不自觉地拔高了声调:“不会是江湖骗子吧。”

    人群突然一瞬间的安静。

    一个男声穿过人群:“你,过来。”

    我身前的人群自动退散到两边,坐在桌前的道士一手指着我。

    我疑惑地指着自己:“我?”继而看清楚了白英道长的长相,不禁暗叹,果然是和傅碧星能配对的诗经六义组合,这长相真的是奇葩中的翘楚,连半仙师父都及不上他三分丑。

    我又一次绝望了,原以为蔺止道长这么个妖孽教出来的徒弟必须要像胡杨山下那个妖孽一样的妖孽才是,结果却是面前这么个妖兽,连十狼都承受不住啊。

    “刚刚,是你这个小姑娘在出言不逊?”白英道士依旧指着我。

    我想,我是不是得罪他了?那,他会不会不给我报销路费?哎哟,我这张贱嘴。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议论纷纷。多为指责我的失礼,行啊风雅宋,口碑倒是不错。

    “你凭什么就说本道是江湖骗子呢?”

    我觉得我和他杠上了,我私心以为,如果我现在得罪他的话,不仅路费报销不到,以后的路费可能也无望了。信五担忧地拉了拉我:“阿九,这怎么办?”我拂开信五的手,走上前两步。

    我准备上去给他赔礼道歉,以减轻我对自己失言的谴责。

    “如果在下也觉得你是江湖骗子呢?”

    人群中一个我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传来。

    是那个妖孽!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白衣翩翩,优雅的举止,嘴角带着一个恰到好处的笑,从人群中走出来,与我并肩。

    这一瞬间,我好像完全听不见人群的喧闹。

    我木然地看着他,就像那日看着他的背影一样。

    “你你们是来拆台子吧!”白英道士怒道。

    白妖孽沉沉开口:“那就请大师替在下算上一算,以证明自己的本事不是浪得虚名。”

    完了啊,我这是在作孽啊,我这是在帮着白妖孽作孽啊。

    我扯了扯白妖孽的袖子,朝他摇了摇头,用眼神告诉他不要冲动,不要强出头。白妖孽果然聪明伶俐,以为我的意思是,不要得罪他,危险啊。

    白妖孽轻轻地拂开我的手,道:“姑娘不必担心,在下有把握可以拆穿这个江湖骗子。”我扶额轻叹:“他可是蔺止道长的关门弟子啊。”

    白英道士插嘴:“什么蔺止道长,本道是胡杨道长的关门弟子。”

    我侧头鄙夷地看着他,隐隐觉得哪里有些不对,我仔细想了想,蔺止道长难道不就是胡杨道长么?靠之!果然是江湖骗子。我挽起袖子对白妖孽说:“别客气,不要大意的拆穿他!”

    白英道士似乎很是火大,道:“你们这对狗男女!”

    我说:“正所谓人者见人,猪者见猪,狗眼里才看得出我们是狗,这是动物的聚族性。”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