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快手小说网 www.ksxs.cc,女儿香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好无聊”依人叹口气,合上书本,决定睡个午觉打发时间。

    自从出院之后,已经过了半年。

    由于她的身体仍然很虚弱,只好听从父母的意思办理休学,乖乖待在家中静养。

    对一个只能躺在床上的病人而言,无聊之余,睡觉就是最好的消遣。

    兄长们还经常笑说,一天二十四小时,她有一半以上的时间都处于睡眠状态,成了名副其实的“睡美人”

    童话故事中的睡美人,最后会被王子吻醒,两人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至于她这个被冠上“睡美人”封号的病患,虽然天天卧病在床,日子过得穷极无聊,可是每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总会有一个人守在她身旁,耐心的等待她醒来。

    他不是王子,他是她四哥。坦白说,他不像白马王子,也没有那种风度翩翩的气质,反倒像是骑着黑龙横行霸道的魔王,天天在外头为非作歹,唯有回到家中,全心全意照顾她的时候,才会流露出罕见的柔情。

    去年,她从重度昏迷清醒时,张开双眼看见的第一个人,就是他。

    此后半年,几乎每个夜晚,她总是在他怀中入睡,直到翌日清晨,再从他怀中醒来。

    久而久之,她已经习惯了他的陪伴,也渐渐喜欢上在他怀里安然入睡的感觉。

    一想到待会儿醒来,就能看见他守在一旁,依人终于带着微笑进入梦乡

    东川浩司推开水湘院的房门,走到床前,坐在床沿,凝望熟睡中的小佳人。

    经过半年的调养,他的妹妹清丽如常,柔弱依旧,娇小纤细的身体仍然弱不禁风,巴掌大的小脸越来越清瘦,吹弹可破的肌肤则是一天比一天苍白,几乎比冬雪更白皙,比丝绸更细腻。

    修长的手指缓缓滑过她的脸颊,轻轻扣住她不盈一握的颈项,如此微弱的小生命,只要他单手一掐,就能置她于死地,更何况是索命无数的死神。

    若非她命不该绝,他早就失去她了,如今失而复得,自然格外珍惜。

    她就像是一尊小巧易碎的水晶娃娃,必须捧在手中小心翼翼的呵护,既不能弄坏,又不容伤害。

    但他从来就不是个温柔有耐性的人,沸腾的欲望与日俱增,贪婪的念头蠢蠢欲动,他无法忍受如此漫长的等待,再不把目标转移到其他女性身上,只怕迟早有一天他会因为一时冲动,亲手毁了她。

    到时候,别说丧尽天良了,再丧心病狂的事他都做得出来。

    “依人”低沉的嗓音喃喃轻唤,亲密怜惜的细吻,一点一点飘落在她脸上。

    被疼惜对待的人悠然睁开眼,迎上一双**浓烈的视线。

    以前,他这种狂乱的眼神只会让她害怕,现在,她已经不再那么畏惧了。

    依人转头看看时钟,下午五点,她该起床准备吃饭了。

    她坐起来,一头长发垂落在床单上,彷佛一道流泄的瀑布,衬着清灵秀丽的容颜,分外的楚楚动人。

    光是这样,也能看得他情生意动。

    “想不想出去透透气?”东川浩司帮她把长发扎成一束麻花辫。

    “可是外面好冷。”现在是冬天,她怕冷。

    “那还不简单。”他先拿出羊毛毯裹住她,再将她拥入怀里,然后抱着她走向庭园,漫步在黄昏夕阳下。

    依人从他胸前抬起头,静静的凝视他。

    “四哥”实在很难想像,像他这样一个狂野不驯的浪荡子,居然愿意舍弃外面的花花世界,一下课便直接回家,晚上也不外出寻欢作乐,几乎把生活重心放在她身上,天天守着她、陪伴她,长达半年从不间断,连父母亲都不得不对他刮目相看。

    可是她总觉得他就好像一头被关在笼子里的野兽,明明有机会逃出去,却又为了她而留下,彷佛把他困住的,并不是铁笼,而是她。

    “嗯?”他懒洋洋的应了一声,仍是一副玩世不恭的调调。

    “其实你可以不用这个样子。”她欲言又止。

    “什么样子?”他狐疑的瞄她一眼。

    “我的身体已经好多了,爸爸说,等春天过后,我就能回学校念书了,所以你可以恢复自由了。”

    “什么意思?”他听得一头雾水,这丫头今天吃错药了吗?为什么净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意思就是说,你不用再为了照顾我,而改变你原本的生活。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我不想再拖累你了。”

    哦——他终于弄懂了!

    搞了半天,原来是早熟的小女孩又在钻牛角尖了。这小妮子什么都好,就是爱胡思乱想这点要不得,明明只有十岁大,心智却像个小大人似的,一点都不可爱。

    光长脑袋有什么用,身体长不大他还不是一样没搞头!看看她,又瘦又小,抱起来一点感觉都没有,随便抱只流浪狗都比她有肉。

    “我的生活从未改变,你不需要自责。”事实上,他的生活依旧放荡如常,甚至有变本加厉的趋势,只是她不晓得而已。

    “难道你从不觉得厌烦吗?”他本来就是一匹脱缰野马,巴不得成天到晚往外跑,绝不放过任何玩乐的机会,如今被她困在家中,受她牵绊,心情难免会受到影响吧。

    “你看我的表现像是很烦的样子吗?”他没好气的横睨她。“你身体不好又不是今天才有的事,从你进我们家到现在,已经七年了,如果我真的觉得烦,早就把你轰出东川家了。反正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大不了再收养一个。”

    依人微微一怔,明知道那句“大不了再收养一个”纯粹是玩笑话,她还是会难过。

    “如果去年我就这样走了,你们还会再收养一个吗?”

    “不会。”

    “为什么?”东川家不是一直最渴望女嗣的吗?

    他抱着她走进一座古色古香的亭子,将她放坐在石桌上,一双深邃无比的金色瞳眸直勾勾的凝望她。

    “有些东西可以汰旧换新,人却无可取代。你是我们东川一门千挑万选,好不容易才找到的沧海遗珠,谁也无法取代你在东川家的地位。你要记住,入了东川家的族谱,就是东川家的人,无论将来出现什么人想把你带走,你都不能离开我们。”最后这一个“们”听起来像是勉强加上去的。

    “嗯。”依入乖巧的点点头。

    当时她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允诺,将会牵涉到未来的命运,于是就这样傻傻的,把自己送到他手中。

    东川浩司坐在她身前的石凳上,伸出一双大手,包握住她露出毛毯外的一对小脚丫。

    “冷不冷?”他抬起头轻问。

    依人摇摇螓首,嫣然一笑,从他掌心传来的热度,不仅温暖了她的小玉足,也温暖了她的心。

    大概就是这样无微不至的宠爱,让她不由自主的倾心,对他的好感,也一天比一天强烈。

    无奈,当时她还年幼,没发现隐藏在他温柔的表面下,竟是一个走火入魔的阿修罗,残暴、凶悍、冷酷,并以毁灭为乐。

    心思单纯的她浑然不觉,于是一天天心动,一天天沉沦。

    最后,终于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不能自拔

    日久生情,需要长远的岁月,从动心到死心,却只需要短短一刹那的光景。

    想不到她花了许多年的时间,才慢慢培养出来的感情,竟然会被他毁于一旦。

    那一年,她十一岁,某天下午,体育课上到一半,老师忽然交给她一份公文。

    “依人,麻烦你跑一趟高中部的保健室,帮老师把这份文件交给龙崎医生。”

    “我们陪你去。”原朝香和千春自愿陪她出公差。

    她们三个小女生号称“三剑客”不管走到哪儿都形影不离。

    “你们两个还没通过体能测验,我自己去就行了。”依人漾开笑容,拿着公文夹前往高中部。

    保健室门口贴着一张纸条,上头写着:外出中,如有紧急事件,请到中学部保健室。

    依人站在门外暗忖,反正老师没有交代她传话,只要把公文夹放在医生的办公桌上,应该就可以了吧!

    于是,她推开门,然后,当场愣住。

    错愕的目光,迎上两双同样惊讶的眼神——一个是她四哥,一个是她不认识的学姊。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结静止,两人的动作同时僵停下来。

    少女坐在办公桌上,裙摆被撩高,内衣扣环被解开,一只腿缠住东川浩司的腰。

    他站在少女的腿间,衬衫被揉乱,长裤拉链被扯下,一只手握住她丰满的胸脯。

    狂蜂浪蝶,干柴烈火,两个人打得正火热。

    还有什么景象比这一幕更教人触目惊心?!

    “你没锁门?”东川浩司寒着一张俊容质问少女。

    “我以为你锁上了。”妖艳的少女嘟着红唇娇嗔。

    依人简直不敢置信,他们居然在保健室

    就在这一刻,她的心被他击碎了,千疮百孔,四分五裂。

    多可悲,好不容易才心动,如今却落得心碎的下场。

    她尚未萌芽的恋情,就这样凋零了。

    一行泪水无声无息的滑落,沾湿了她清丽的容颜。

    依人别开脸,捧着一颗被撕裂的心,默默地掉头离去。

    再不离开,她怕自己会崩溃。

    目送她含着泪转身离去,东川浩司并没有立刻追上去解释。

    事到如今,任何说明都是多余的。

    他做了,而她看到了,事实摆在眼前,还有什么好说的。

    当欲望变得荒唐,又有什么资格请求原谅?

    他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恋上一个年纪如此幼小的女孩。

    他们之间相差七岁,他正值血气方刚、年少轻狂的阶段,她还是个黄毛丫头,就算他再怎么欲求不满,也不能对她下手。

    他是那么样的珍惜她,爱惜她

    没想到最后却因为他的放荡,伤了一颗荏弱的心。

    她是他这一生最不想伤害的人,结果,伤她最深最重的人,竟然是他。

    “浩,继续吗?”少女从身后搂住他的腰,贪恋这副高大劲健的体魄。

    “滚。”郁怒的冰焰透过简单一个字表露无遗。

    “什么?”少女简直不敢相信,他们才做到一半,他都还没

    东川浩司把**勃发的少女丢在一旁,迳自绕到窗户前,从长裤口袋掏出香烟点燃。

    少女收回愕然不已的神色,强装出一脸甜笑倚向他身畔,试着力挽狂澜。

    “别生气嘛!我怎么知道你妹妹会突然闯进来”

    砰的一声,少女被一道强悍的气势钉在墙面上,一只充满毁灭性的利爪紧紧掐扣住她的咽喉。

    少女吓得花容惨白,红热的眼眶瞬间凝聚出惊恐的泪液。

    “滚。”他松开手,退回窗边,阴沉的语气依旧骇人。

    少女重重咳了几声,顾不得衣衫不整的仪容,连忙没命似的逃出去。

    窗外,一抹娇小的身影慢慢踏出高中部大楼。

    他的视线一路追随她走过中庭,穿越广场,直到她的背景渐渐变小,消失在遥远的尽头。

    曾经失而复得,如今却又离他而去。

    这一次,必须靠他自己挽回了。

    好。来日方长,他总有办法让她回心转意。

    韶光运转,季节嬗递,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岁月一年一年流逝。

    许多前尘往事,都已成为孩提时代的回忆。

    不可否认,她曾经痛苦了好长的一段时间,一再陷入极度混乱的悲伤里。

    直到许久之后,她才强迫自己振作起来,从此专心生活,不再留恋,不再执迷,不再去触碰心中那道伤痕。

    毕竟这条命得来不易,何必为了胡涂不堪的感情事,糟蹋自己的人生。

    至于他,那个一手把她推入万丈深渊的人,她已经彻底绝望了。

    动情一场,难挡一次情伤

    今生今世,伤一次就够了,没理由一错再错。

    况且她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小女孩了,管他魅力迷人、吸引力诱人、杀伤力惊人,她也不会重蹈覆辙。

    “东川浩司”这个名字,早已被她列入拒绝往来户的榜首,她现在甚至连“四哥”都不屑叫了。

    “喂,我的大小姐,今天是你生日,可不可以麻烦你开心一点?”

    “对呀!从刚才就一直瞪着蛋糕发呆,一副恨不得将它碎尸万段的样子。”

    好友们的喧闹声将她从沉思中拉回来。

    她立刻抛开不愉快的往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