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快手小说网 www.ksxs.cc,女儿香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下午一点半,沙梵帝珠宝展的记者会即将在东急饭店的国际会议中心举行,受邀媒体纷纷进入二楼会场就定位。

    由于各家传媒都想占个视野绝佳的好位置拍摄,其中还有几位外国摄影师因为推挤而发生了一点口角,幸好主办单位从中协调,才化解一场争执纠纷。

    “还是小健聪明,中午吃完饭就先跑来占位置。”武田刚对自家摄影师的机动性赞不绝口。

    “不知道潭深本人帅不帅?”随行的濑产早苗充满好奇。

    “大概是个丑八怪。”武田刚胡乱瞎猜。

    “你好毒。”依人忍不住轻笑,拿出笔记型电脑准备工作。

    “听说你们杂志争取到潭深的独家专访了?”身旁的同业乘机向她探询。

    “嗯。”她点头微笑。

    “我真羡慕你。我们报社本来也想邀请他接受专访,可惜被他打回票了。”

    “我们新闻台也是。”坐在前一排的新闻记者转过头来抱怨。“潭深连十分钟的访谈都不肯赏脸,把我们电视台的长官气得脸红脖子粗。”

    她淡淡一笑,低调回应同业的钦羡。

    五分钟后,主持人首先步入会场,向在座记者事先声明访问时的三大禁忌。

    第一,不准提及潭先生的过去。

    第二,私人问题一律不准发问。

    第三,禁止提出不合理的要求。

    随后,潭深终于在随行干部和翻译人员的陪同下现身。

    备受瞩目的潭大师一出现,在场记者全部傻眼。

    身为全球首屈一指的珠宝设计师,潭深的穿着品味自然不在话下,一身名牌西装衬托出他俊伟挺拔的身材,塑造出高雅卓尔的形象,魅力四射的光芒,完全不输国际巨星。

    原来潭深本人这么潇洒帅劲!在座记者无论男女老少,莫不又意外又惊喜。

    他一出场,便以流利的日文向大家问好,入境随俗的亲切态度,令人印象深刻。

    但是谁也没想到,潭深竟然戴着一副墨镜出席记者会。那副碍事的墨镜不仅遮住他的双眼,也将他的半张脸遮掩起来,在座一大群媒体记者久候多时,为的就是一睹他的真面貌,如今事与愿违,不禁抱怨连连。

    沙梵帝集团的日本公关经理连忙拿起麦克风,站起来打圆场。

    “很抱歉,潭先生刚动完视力矫正手术,由于伤口尚未复原,实在不方便拿下墨镜,请大家见谅。”

    事后,潭深又用一段英文向大家致上歉意,听完翻译人员的解释,大伙的鼓噪声浪终于平息下来,记者会才得以顺利进行。

    访谈的过程中,一概由身为时尚主编的武田刚发问,依人就负责记录内容,等记者会结束之后,两方人马即将转移阵地,移驾到潭深下榻的宫爵山庄,届时才会由她亲自上阵采访潭深。

    说也奇怪,她老是觉得潭深在回答武田刚的问题时,目光似乎总是有意无意的飘向她,尽管他的双眼隐藏在墨镜之后,她仍然可以感受到他投射过来的视线。

    也许是她多疑了。依人摇摇头,专心记录访谈内容。

    除了三大禁忌以外,潭深几乎是有问必答,谈吐幽默,态度也很诚恳,配合度还算不错,而且他会适时的微笑,虽然看不清楚他的相貌,不过当他露出微笑的时候,帅气迷人的独特风采仍是让现场的镁光灯闪个不停。

    将近三个小时的记者会终于圆满结束,潭深在随行人员的护送下翩然离去。

    离席之前,他又以日文、英文、法文三种语言,向在场的日本记者和国际媒体挥手告别“大家辛苦了,谢谢。”

    简简单单两句话,立刻征服全球媒体的心。等了他七年,总算值回票价。

    唯一的遣憾就是,依旧拍摄不到他的庐山真面目。

    前往宫爵山庄的途中,她拿出事先整理好的笔记本,专心研究采访内容,身旁三位同事对于潭深的非凡仪表显然还意犹未尽,一路上都在评头论足,交换心得。

    “老实说,潭大师长得真不赖,以男人的眼光来看,都觉得帅。”小健扛着摄影机,仰头灌了一口饮料。“假如他肯把墨镜拿下来,我还真想多拍他几个镜头。”

    “不错,满有型的。”武田刚深表赞赏,以他时尚主编的监识观点评论,潭深的外型确实无可挑剔。

    “何止不错,简直跟东川四少有得拚了。”小健下意识想起另一位备受媒体深爱的大帅哥。

    “他们两个是截然不同的典型,各有各的特色,东川四少属于狂傲贵气的野性派,潭深走的则是风度优雅的感性路线,就算相提并论,也很难分出高下。”

    “可是我总觉得潭深笑起来的样子好眼熟”濑产早苗搔着脸颊苦思。

    “你也这么觉得?”小健兴匆匆的大叫。

    “我也这么觉得。”武田刚亦有同感。

    “拜托让路!”一道急匆匆的吆呼声突然从他们身后响起。

    依人回过神,转身一看,上官孤星正推着一部餐车直冲过来。

    “快闪!”小健连忙将她拉开。

    幸好上官孤星紧急煞车,才没有迎面撞上她。

    好险!依人惊魂未定的站稳双脚。

    “上官先生,这里是人行道,你不可以推着餐车横冲直撞,万一撞到房客怎么办?”

    “我肚子饿了,迫不及待嘛!”他从餐车上拿起两粒港式烧卖塞进嘴里,丝毫不懂得反省。

    “你今天不用盯梢吗?”餐车上头摆满港式料理,她光看就觉得肚子好饱。

    “警报解除了,我终于可以自由自在”

    “上官先生!你给我站住!”一位气喘吁吁的餐饮部组长一路追杀过来。

    “不妙!阴魂不散的家伙追上来了,麻烦你先帮我挡着,拜拜。”上官孤星推着餐车逃之天天。

    “可恶!又被他逃掉了。”餐饮部组长气冲冲的跺脚。

    “他又怎么了?”依人望着溜之大吉的背影,顿时哭笑不得。

    “大小姐,上官先生把我们刚从蒸笼端出来的烧卖全抢走了!”组长懊恼的告状。

    “真是糟糕。”她也无能为力“能不能请主厨再追加赶制?”

    “来不及了!那是潭先生特地指定的餐点,全都是高级的海鲜食材,必须派人专程到筑地的鱼市场采购,更何况从制作、烹调到蒸熟,就得花上不少工夫和时间。再过十分钟就五点了,潭先生好像要亲自招待一批很重要的客人,如果耽误他的正事,我们就惨了!”

    “别急,你先去找餐饮部经理,请他亲自跟潭先生道歉赔罪,之后再想补救的办法。”她柔声建议。

    “是。”餐饮部组长领着皇家公主的懿旨,快步离去。

    “潭深要亲自招待客人?怎么可能?”武田刚和濑户早苗面面相觑。

    “五点到五点半这段时间潭大师不是要接受我们的采访吗?他哪来多余的空档招待客人?”小健也是一头雾水“难不成我们被他晃点了?”

    她的手机铃声及时响起,萤幕上显示出千春办公室的电话号码。

    “喂什么?!”她忽然脸色一凝。“嗯好,我知道了。”

    依人收了线,武田刚马上询问:“千春怎么说?”

    她无奈的摇摇头。“咱们收工吧!”

    “为什么?”三人同声惊呼。她重重的叹口气。“潭深临时取消了我们的独家专访。”

    “总有一天,你那张嘴迟早会被缝起来。”武田广瞪着大快朵颐的上官孤星。

    “不知者无罪,又没人告诉我潭深要设宴招待贵宾。”他的嘴里塞满鱼翅蒸饺。

    “你知不知道潭深请来的那批客人是谁?”

    “管他的!吃都吃了,难道还要我吐出来送还回去?”他将最后一笼烧卖全数吞进肚子里。

    武田广勾着一抹冷笑,念出一串宾客名单,贵宾一共十五位,而且几乎都姓东川。

    上官孤星的嘴巴当场变成o字型,看着被他一扫而空的餐车,额头开始冒出冷汗。

    “呃我想反正他们还有丰盛的满漠全席可以享用,应该不差这十几盘港式点心是吧?”

    “我懒得理你,万一老大怪罪下来,你自己看着办!”

    一回到公司,依人立刻冲进总编办公室。结果千春不在,同事们也已经下班了,编辑部门只剩下美术主编和执行主编留下来加班。

    “怎么回事?为什么潭深临时取消专访?”她只好询问在场的当事人。

    “我们也不太清楚,千春刚才匆匆忙忙交代了几句,就跟副总一起离开了。”

    “有没有说上哪去?”依人追问。

    “好像要去参加宴会的样子。”

    “都什么时候了,他们还有心情参加宴会!”武田刚急得像熟锅上的蚂蚁。

    “副总有没有很抓狂?”濑户早苗补问一句。

    “还好,他们看起来不怎么生气,不过脸色倒是很惊慌。”

    “对了!依人,千春叫你明天飞一趟米兰,采访香奈儿新一季的服装秀。”美术主编将邀请函交给她。

    “这不是我负责的案子吗?”武田刚打岔。

    “我也不晓得,总之,你们两人的case必须互相对调。小罢留在日本负责沙梵帝的珠宝展,米兰的时装周改派依人前往,至于潭深的专访,已经延到大后天,届时千春会亲自出马。”执行主编解释。

    “吓我一跳,幸好潭深只是延期而已。”她终于松了一口气。

    “沙梵帝的案子就交给我吧!你明天一早还要赶飞机,最好先下班回家休息,顺便整理行李。”武田刚把米兰的工作行程表转交给她。

    “也好。”她多花了一点时间留在公司,重新拟定一份工作表。

    傍晚六点,依人拿起手提包,告别同事之后,便直接驱车返家。

    她一踏进主屋客厅,三岁大的双胞胎侄子立刻蹦蹦跳跳的冲过来。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