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快手小说网 www.ksxs.cc,医女入龙门(上)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龙泽坐在靠窗的矮榻前,敛着眉头看着手下收集的资料,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嘲讽,待他听到卫云将方才黎府所发生的一切一一呈报,听到齐弈出现这段时,骤然收笑皱眉。

    “主子有什么问题吗?”身为他的贴身暗卫之一的卫云瞬间察觉到主人的怒气。

    “你说因为齐国太子的出现,黎敬白亲口承诺要让李姑娘进祠堂,更要摆宴席,消息可准?”齐凌国太子齐弈

    “回主子,消息准确,属下亲耳听到,黎大人是当着齐国太子的面承诺的。”

    “打听清楚开祠堂祭祖与摆宴席的时间!”

    “是!”“还有,吩咐下去,火速打听出齐凌国太子是如何与李姑娘相识的。”

    “遵命,属下告退。”卫云领令后,随即退出书房。

    龙泽推开半掩的雕花窗往外看,冷笑两声,既然邻国太子都要亲临,他这王爷又怎么可以缺席?

    “六妹,目前府里没有适合的院子,只好先委屈你先暂住这个小院子。”黎悦云带着李玥晴来到位于黎府后方的一座小院子。

    李玥晴看着这间因为她才临时收拾出的屋子,外边院子还堆积了不少没来得及收拾的杂物。

    她耸声肩“无所谓。”反正她在这里也不久住,时间一到她就要走人。

    都是该死的齐弈跑出来搅局,就差临门一脚,她就可以毫无垩碍地与黎家脱离关系,继续姓她的李,现在因为他,她被迫得改姓黎,还要去祭祖,她真想扯着喉咙大骂令堂卡好的!

    自屋子里出来两名端着污水的粗使丫鬟,见了黎悦云马上低头行礼“见过大小姐。”

    “屋子都打扫干净了?”

    “回大小姐,还有一部分未整理好,不过里间跟外间已经收拾好,六小姐可以先入住了。”

    “动作快一点。”黎悦云搭着李玥晴的手臂,指着屋子“六妹,我们先进去看看吧,看缺少什么,赶紧让人帮你添上。”

    李玥晴有点无奈的点头,跟着她进屋。

    偌大的外间只有简单的一张桌子、两张椅子,里间也只有临时摆上的一张床,梳妆台、衣柜、屏风什么的都没有,还好床上还给她放了个枕头与被子。

    抬头四处张望了下,她发现屋子虽然陈旧但还不至于破烂,这一番收拾得也算干净了。

    黎悦云看到桌上连个茶水都没有,和一屋子简陋陈设一股怒气便涌上来,朝着外头怒喝一声“谁在外面!”

    方才的两名粗使丫鬟即刻走回来“大小姐有何吩咐?”

    “跟管事说这里该补上的全给我补上,该派人手就派人手来帮忙,在两个时辰内没将这里布置妥当,我便让祖母扣他两个月月银!”黎悦云生气地交代。

    那名粗使丫鬟点头,即刻跑了出去。

    李玥晴浅笑了下“大姊何必这般生气,屋子可以住,只要不漏水就好,我不强求。”

    黎悦云心疼地看了她一眼后,忍不住叹口气,拉着她一起坐到床沿。“爹跟祖母实在太偏颇了,你好不容易才回来团聚六妹,委屈你了。”

    “大姊,我不觉得委屈,你也别替我感到委屈,这样很好。”这样她要走的时候才不会感到麻烦。

    黎悦云理了理她身上的衣裳“一会儿大姊拿几件自己的衣裳给你。”

    “不用啦,大姊,我有衣服穿的。”龙泽让人给她做了好几套衣裳,都在包袱里呢。

    “你别嫌是大姊穿过的,样式不花俏就好。”

    “不会、不会。”她猛摆手。

    记忆里,黎悦云对她这没了母亲的庶六妹算是挺照顾的,要是看着她被欺负总会上前护着。

    “小六,你不先将包袱放下,不重吗?”黎悦云动手要帮她解开身上的包袱。

    “不用了、不用了,大姊,我先背着,我等管事让人抬柜子进来再放下,里面有我养父母给我做的大饼,我怕我解开等等被耗子给咬了。”

    她连忙制止,撒了个小谎,这包袱里除了有她珍藏的药材,还有银票跟龙泽给她做的衣裳,要是被人看见不就漏馅了?要是被误认她是偷儿,那不是很倒霉吗?

    这时外边院子传来阵阵吵杂声,她还没来得及出去一探究竟,那些花枝招展的黎家姊妹们就不请自入,冲进屋里了。

    她这主人都还没开口询问她们有何贵事,那一古脑儿冲进屋的女子便已经开口“李玥晴,你说你怎么与齐公子认识的?!”身穿藕荷色衣裙,一个稍胖的姑娘,一进门便直指着李玥晴怒声质问。

    她并不称呼李玥晴为黎悦青,压根不打算认她为黎家人。

    “对,你怎么认识他的,为什么他跟你看起来非常熟识?”一旁穿着石榴红,身型较为清痩,却有一脸痘子,看起来年纪较大的女子也跟着怒问。

    “是啊,齐公子那么高贵的人怎么可能会认识你这种低贱的人!”跟她们两人后头进来,身穿冰蓝色的女子满脸愤恨,像是要将她撕裂似的。

    “问你话,你还不快说!”一名身穿莲青色轻纱裙的女子气愤地推开她们三人,朝着李玥晴气愤难当地怒吼。李玥晴错愕地看着冲进来的这几人,瞧她们个个握紧拳头,一副她不交代清楚就要集体群殴她的架式。

    从她穿越后,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未出嫁的闺阁女子,这样不知含蓄地打探一个男人的。原来这就是外面人人称赞歌颂,知书达礼的尚书府千金小姐们的庐山真面目!

    如果她没记错,从右边算起,这个穿石榴红的女子是黎府嫡三女黎悦芳,十六岁,穿着冰蓝色的,是跟着母亲寄住在黎府的表小姐洪月霜,十五岁。

    然后是那穿莲青色的庶四女黎悦碧,十六岁,还有穿藕色的,是大她六个月庶五女黎悦兰,当年在坠崖之前她们两人是搭乘同一辆马车的。

    “你还楞着做啥!”黎悦碧撩起衣袖,扬起手臂上前作势要轰她一巴掌,好好教训她。

    一旁的黎悦云见了,生气地对着几个妹妹怒喝“放肆,你们在做什么?当着我的面就要动手打人,眼里还有我这个大姊存在吗?”

    “大姊,你干么一直护着这个杂种!”黎悦兰愤愤地质问。

    “闭嘴,这种毫无根据的话你去哪里听来的,小心我掌你的嘴!”

    “又不是我们胡说,祖母跟另外两位姨娘也这么说!”黎悦芳不甘心地也跳出来附和“当年她娘偷汉子,现在又突然出现,根本是居心叵测!”

    “表姊,这贱蹄子根本是看准齐公子与咱们爹交情好,赶紧回来认亲攀关系,好巴上齐公子,跟她娘是一个德行!”洪月霜诋毁的同时,食指几乎点到了李玥晴额头上去了。

    李玥晴只是定定地看着张牙舞爪、泼妇骂街的几人,心下沉沉冷笑着,任由着她们继续在她面前叫嚣怒骂。

    这一群女人冲进这屋子什么也不说的,开口便质问她是如何认识齐弈,现在居然开始污蔑她娘!虽说她不是真正的黎悦青,对这个已往生名义上的母亲没有什么感情,但死者为大,这几个女人难道不懂吗?

    她忍不住摸了下腰间的银针,正打算给这几个不知留口德的姊姊们一点难忘的回忆,让她们知道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

    黎悦云生气地站起身,对着她们大声斥喝“你们通通给我闭嘴,这种偷汉子的话是你们可以说的吗?一点家教都没有,如果不想跟我到佛堂念经、抄写经书,就全部给我离开这里,不许你们来吵六妹!”

    “大姊!”几个黎家姊妹愤恨不平地怒瞪着黎悦云。

    “再不出去,全部到佛堂去给我跪着念上一个时辰的金刚经!”黎悦云拿出嫡长姊的威严叱喝几个一副要将李玥晴给生吞活剥的妹妹。

    本是斗志高昂要给李玥晴下马威的众人,一听见这话,瞬间像是战败的公鸡般不甘地鱼贯而出。

    看着铁羽而归的姊姊们背影,想起她们方才所说的话,虽然李玥晴对过去的事情没什么兴趣,不过这事关名节问题,还是要了解下好,就试探开了口“大姊方才几位姊姊们说我娘”

    “别听她们胡说!”黎悦云立刻喝斥一声,制止了她未说出的迟疑。“你姨娘是清白的!”

    见李玥晴满脸无辜,黎悦云收拾紊乱的心绪,拍拍她的肩膀,帮她将垂落额前的发丝撩到耳后,看着她片刻,才语重心长地缓缓说出“别担心,这次大姊会护着你的,放心。”

    这是话中有话,李玥晴秀眉微蹙地看着她。

    “别想太多了,你先休息,大姊去看看林管事为何还未将你这屋子需要的物品张罗过来。”说完便离开这屋子,独留她一人。

    看着黎悦云有些落荒而逃的身影,回想着她有口难言的神情,看来这黎府里藏有很多秘密,而且似乎与她有关!

    天才刚亮,辰时还未过,便已暑气逼人,李玥晴戴着帷帽,蹲在并边洗着刚从后院采拔看起来像杂草却是消暑圣品的草药,打算把这一些草药放到锅里熬成青草茶来喝。

    每天一早醒来就热得吓人,不熬点青草茶来喝,她很快就会中暑的。

    兀地,她身后突然窜出一记尖锐的咆哮质问:“李玥晴,我的衣服呢,我昨晚不是命令你今天一早把衣服给我送过来的吗?为什么我到现在还没看到我的衣服!”

    又来了这群女人一天不找她麻烦会死吗,轮番上阵按着三餐到她这小院落来问候她、使唤她。

    这个时间、这声音、还有找碴的内容,来找她麻烦的应该是黎悦碧吧!

    她当作没有听到黎悦碧的尖叫怒骂,继续提井水。

    见李玥晴竟敢无视自己,黎悦碧气得咬牙切齿“李玥晴,你耳聋、哑巴了吗?我在问你话!”

    李玥晴转头手指着水井边一个里面泡着五颜六色衣物,脏得吓人的大木桶。“你的衣服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