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快手小说网 www.ksxs.cc,医女入龙门(上)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洪月霜,你这是怎么回事,没睡饱吗?”瞧她眼下的黑青,根本是睡眠不足引起。

    洪月霜冲上前,一把用力掐住她的脖子,咬牙切齿道:“你怎么不死一死,你死了就没有那些事情了,那些事情就是你让人做的对不对,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她这失常的举动当场吓坏了众人。

    “你们还楞着做什么,还不快点把月霜拉开!”江玉枝慌张地指挥着下人上前拉人。

    几名婆子赶紧要将洪月霜拉开,却不敢用力,怕伤到她,一会儿遭到老夫人责罚。

    “放手,放手,我要杀了她!”洪月霜如失去理智|般,更加用力地掐住李玥晴的颈,愤恨咆哮道:“既然那些绑匪要不了你的命他们要不了你的命,我就亲手掐死你,因为你、因为你,我才会这么惨!”

    “月霜,住口!”从后院赶来的洪黎氏压根来不及制止洪月霜。

    听清楚洪月霜的话,所有人都楞住了,大厅瞬间一片死寂。

    设计让黎悦云与李玥晴遭劫匪绑架的事,幕后主使者居然是洪月霜!

    趁着洪月霜怒瞪着前来阻止的洪黎氏,李玥晴双手往她胸口用力一推,松开她的箝制。

    洪月霜整个人撞上那些摆放满厅的打赏箱子,撞得她一阵头晕眼花。

    这一撞,她整个人顿时清醒,也才猛然惊觉自己说错了什么。

    “原来当天那事是你做的?!”

    既然事情已经被捅破,她也没什么好隐瞒,在这里有外婆护着她,李玥晴这贱人就算知道是她买凶,又能奈她如何?

    洪月霜豁出去朝着李玥晴大吼“对,是我做的,你能拿我怎么样?你以为这府里的人会像颖王、像齐公子一样护着你吗?在这里,你连个屁都不是!”李玥晴冷勾着嘴角,语气轻蔑反问:“我只是不屑与你们计较,你真当我拿你没有办法吗?”

    一直以来,不管是洪月霜或是黎府几位姊姊,她从不认为自己跟她们有什么深仇大恨。姊妹间偶尔的勾心斗角,或是给她脸色看,完全是因为那两个优秀男人对她的过度关爱所引发的嫉妒心,所以她们对她不友善、给她使小绊子,只要不太过分,她从来都不太计较,不跟她们一般见识。

    因为,她们的手段太过低级、太过没脑子,根本引不起她去争夺、去抢取的兴趣,既然喜欢,就凭自己的本事去争,能够争到,她也绝不会有任何意见,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不过是因为被龙泽拒绝,洪月霜竟然怨恨到要买凶奸杀她,这是什么扭曲的心态?

    江玉枝也很是气愤,月霜这丫头愈说愈不象话了,小六可是天家的大红人,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竟然买凶杀她,要是小六出了什么事情,他们黎府上下也脱不了关系。

    小六明显已经动怒,那一大群亲戚也全听到了刚刚的话,她不赶紧将这事压下,给小六一个满意的交代,又堵住这些亲戚的嘴,黎府很快便会出事。

    江玉枝不管这厅中还有婆婆黎老夫人在,愤怒一拍案“来人,把洪月霜绑了,即刻送官府严办!”

    “江氏,谁给你这个胆子!”一听到江玉枝让人把洪月霜绑了送官,黎老夫人急了,马上与她拍桌叫板。

    “老夫人,现在府里的掌家权在我手中,媳妇劝您还是到后院安心的颐养天年,别再插手府里的事情!”江玉枝横了黎老夫人一眼,冷斥。

    被媳妇这样一呛,黎老夫人一口气几乎提不上来,颤巍巍怒指着她“反了、反了”

    江玉枝无视黎老夫人的怒气,对着婆子怒喝“你们还楞在那里做什么,把人绑了送官府!”

    “你凭什么绑我女儿!”洪黎氏冲上前理论。

    “你不过是嫁出去的女儿,身后也无法葬入黎府祖坟,凭什么在我黎府作威作福!”江玉枝嘴角扯着嘲讽“也不想想,你死了丈夫,带着女儿回娘家住的这几年,吃的、穿的、用的哪一项不是比你在洪家的好,平日仗着老夫人对你的怜悯,在府里嚣张,不知感恩便算了,现在还让女儿找凶杀小六跟悦云,小六就算再不得老爷的缘,她还是姓黎,不是外姓!”

    “反了、反了,你这女人,竟敢指着大姑子数落,老身我定让敬白休了你!”黎老夫人气得捂着胸口怒喝。

    “媳妇说的是事实,再不让大姑子清楚知道,她便三天饭一吃饱就上梁揭瓦,认为这尚书府姓洪,不姓黎!”反正这么多亲戚围观,颜面早已尽失,江玉枝也不再忍了,豁出去当着黎老夫人的面冷声酸了姑太太一顿。

    忽地,一记怒喝由远而近,从外头传至大厅里。

    “吵什么?一回到府里就听见你们这一群女人吵翻了天!”黎敬白气呼呼地朝着众人怒吼。“老爷!”江玉枝一见到黎敬白回来,马上迎上前,委屈地在他耳边低声告知来龙去脉。

    他的脸色转为铁青,立刻对着婆子下令“还楞着做什么,把人绑了送官!”

    一直以来诡谲多变的朝堂都是由宰相一手把持,可近日开始似乎不再是这么回事,皇上竟然开始慢慢交办给一向被当成摆设的太子一些朝廷事务,而将宰相晾在一旁,这意味着什么?要变天了,现在是选边站的关键时刻,该选哪边站已经让他烦躁不已,这家宅里竟然还闹出如此骇人听闻的事情来!

    那一天害得他们府里的人全受到官府审问,幸好没审问出个结果,又看在他是礼部尚书的面子上,没将他们全押在牢里,可是尽管如此,他们黎家已经成为帝都的笑柄,而如今竟又传出,外甥女竟然买凶要害自家姊妹这他如何能忍!

    在这关键时刻,他不大义灭亲犠牲外甥女,那么不管小六这颗棋子还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他的仕途就先断在这不肖外甥女手上!

    “大哥,不可以,你不可以把月霜送到官府去!”洪黎氏尖叫着欲推开家丁。

    黎老夫人气得浑身发抖,怒斥黎敬白“你这糊涂蛋,那是你外甥女,你竟然要送她到牢里去!”

    “如何不能送?东煌王朝哪一条律法上写着,教唆杀人不能送进牢房,母亲您倒是跟我讲讲!”

    “你把月霜送官府,黎府门面将会荡然无存!”

    “我养了只会咬人、会害人的狗,还不将她送交官府查办,我的颜面才会荡然无存、官威扫地,被皇上知道我公私不分,你以为这官我还当不当得下去!”黎敬白大骂昏庸的母亲。

    “不要啊,大哥,不能把月霜送进官府,那小六不是没事吗?”洪黎氏抱着黎敬白的大腿哭得凄厉“她不过是嫉妒小六才一时糊涂,你知道她自小本性就不坏”

    “因为嫉妒,所以她就找人要绑架小六!”黎敬白一脚将胞妹踢开,一肚子火。

    “买凶害人没什么情面好说,马上绑了送官!”

    这些日子娘亲不停在他耳边叨念,要他想办法凑合月霜跟颖王,他自己的几个女儿不管是和颖王,还是跟齐公子之间的事情都没影,他哪有雅量推荐别人的女儿!

    要推荐也是洪府那边的事情,要管也是他们来管,他一个舅子插什么手!

    他这老娘的心像是倒过来长的,就只管外孙,不管亲生孙女儿个个都还没有着落。

    把这会惹事的外甥女送了官正好,少了一个人跟女儿们竞争,省得一桩桩一件件吵得他头疼!

    黎老夫人气得浑身发抖,重拍案桌“你这混蛋、不肖子,现在连你老娘的话都不听了是吧,竟敢为了那个来路不明的杂种,把自己的亲外甥女送官!”

    黎老夫人气得口不择言,当着一群亲戚面前揭了儿子这顶绿纱帽。

    这话一出,像一把利刃插进黎敬白的死穴,他暴跳如雷地对着黎老夫人怒吼“小六是我的女儿,母亲休要胡说!”

    李玥晴不是他亲女儿这事,是他黎敬白此生最大的耻辱,母亲竟为了月霜这一个外人,竟然当着所有亲戚的面前将这事张扬开来,眼底还有没有他这儿子的存在!

    “是不是你我心知肚明!”当年儿子费了很大的劲,才将那女人娶进门当小妾,结果成亲当晚不仅没有落红,甚至八个月时间不到便生了那贱种,还辩说是在花园散步时跌倒导致早产,当她这老婆子这么好骗吗!

    李玥晴站在一旁,不动声色地看着这狗血的一幕,冷冷提出建议“不如滴血验亲吧,这样最能证明我是不是黎家的骨血!”

    她充满鄙夷的眼神朝黎老夫人横去,嗤,这黎老夫人是脑子进水了,还是老人痴呆犯了!为了洪月霜竟然不顾儿子的颜面,硬是将这有损男人颜面的丑事给揭了,让儿子成为众人的笑柄!

    “滴血验亲?!”在场所有人异口同声低呼。“既然他们都怀疑,那滴血验亲最快了,一验便知,更可以堵了众人的嘴巴。”她耸耸肩说着,虽然这古代的滴血验亲实在很不靠谱的,可如今也只能将就了,否则可堵不了那些人的嘴。

    黎敬白瞪着一副无所谓的李玥晴,气得浑身发抖,这滴血验亲是绝对做不得,验出来是他女儿固然皆大欢喜,如若不然呢?他将成为所有人的笑柄,他宁愿一辈子?*夭录桑簿蝗ソ铱獬蠖竦拇蹋飧龃鬯鹗p黄穑?br />

    深知丈夫心里的顾忌,江玉枝连忙向前温和拍着李玥晴的手背“傻丫头,你当然是老爷的亲骨肉,别人喜欢乱造谣言,你还不相信你爹吗?老爷这些年来心里的苦,我是最清楚不过的。

    “当年老爷不顾老夫人反对,纳了你姨娘进门,之后老夫人没有少折腾你姨娘,你姨娘才会因此早产,这更让老夫人有了文章可做!而多亏这些年来老爷没有反驳,任由他人误会你的身世、不关心你、不重视你,你才能平安存活,懂吗?”

    言下之意,这一切都是因为黎老夫人不中意李玥晴的生母所散播的谣言,黎敬白完全是为了让心爱的女儿顺利长成,所以对她不闻不问。

    江玉枝这一番话,瞬间将因戴绿帽而成为众人嘲笑对象的黎敬白,洗白成一个有情有义,为了女儿隐忍着心底悲苦的好父亲!同时倒打黎老夫人一耙,让她成为众人唾弃,是非不分,虐待女眷的老太婆!

    李玥晴冷眼横了江玉枝一眼,她才不相信她所说的这一切咧!

    黎敬白则趁机接着妻子的话重申“没错,小六是我黎敬白的女儿,这点是无庸置疑的,滴血验亲只会撕破我们父女间的情感,往后谁再让我听到有人骂小六是贱种,就是在辱骂我黎敬白,我定当严惩不贷!”

    江玉枝都帮着丈夫把戏演成这样了,看在她和黎悦云一直对自己还算不错,这面子可以卖给她的。

    李玥晴冷笑两声,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