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快手小说网 www.ksxs.cc,艾成歌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顾正午以为这世界上有一些人是必须去告别一下的,因为他们能明白这告别的意义。在一个人的心里,为什么会选择慎重的告别,可能两个人在这之后可能很难相见或是再也不见。若是后者,那就是一个人跟另外一个人生命最后的胶着,瞬间永恒,刻上不可磨灭的痕迹。

    顾正午是陶醉于那种感觉的,所以在他离开这座自己从未真正靠近的城市之前,他决定跟2个人告别一下。他明白这一走其实就是诀别,再没回来的时候。他希望有人能像自己一样会刻骨铭心记着对方,这是顾正午最后的眷恋。

    其实在告别沫沫之前,顾正午是从不曾见过她的。顾正午对她所有的印象都只是充斥在这城市上空的电台电波之中。沫沫是这城市电台的dj,主持深夜档的音乐节目。而顾正午只是她千万的听众之一,一个从家乡逃出来寻梦的落魄青年。但顾正午知道,两个人并不只是有过什么故事才能互相理解,彼此欣赏,如果骨子流的是相同的血液,电光火石之间就可以到永远。

    顾正午十九岁为了梦想来到这个城市。这城市有一家漫画杂志登过他的漫画故事。他想自己将来也许可以靠这个生活,而且生活的很好。只是他舍弃了一切来到上田之后,才发现自己的想法过于单纯。社会是被无数的利益跟欲望连接在一起的,而他根本不能适应。而他自己也并不如当初预想那样能创作让杂志社满意也让自己满意的作品。一开始顾正午还努力争取,渐渐的就归于沉默。顾正午只是在自租住的小屋里不停的画,希望有新的转机出现。

    因为画画很枯燥,顾正午开始听歌,后来就听上田音乐台的节目。就在顾正午开始对这个有点吵的电台产生兴趣的时候,沫沫神来之笔似的出现了。顾正午一下就被深深迷恋住了,并不是因为她第一期节目就在谈中国的摇滚。顾正午想这是跟整个电台都格格不入的人,而他很快就会一点点洞悉这个人和这个人背后的故事。

    这以后顾正午便觉得在这城市里不再是孤单的,至少沫沫每天会在午夜里陪他说话,放他们都喜欢的歌曲或者读一些阴郁沉静的文字。这时候顾正午就会在纸上画这个女人的样子。他猜想。沫沫有漆黑的长头发,眼睛明亮,应该很瘦,穿旧的仔裤白色衬衣。画完之后就默默凝视,三五天一张,从无到有,从模糊到清晰,虚构的容颜渐渐浮现,取代了沫沫本来的样子。

    顾正午第一次见到小透的时候,他把小透当作了沫沫。那是他完美故事的最开始。

    那一天是2002年的4月17号,顾正午来到上田的第407天,下午下了很大的雨。顾正午站在一家唱片店门口躲雨。他一眼就在一群女孩子中看到了小透。那个女孩子有长长漆黑的头发,眼睛明亮,穿白色棉布的绣花衬衣,洗的发白的牛仔裤,几乎跟顾正午前一天晚上画的一模一样。顾正午有些恍惚,他忽然想走到他面前,伸出手,说你好沫沫。然后说这些日子以来沫沫如何陪他度过长夜,他们对音乐的喜好是多么心有灵犀,以及他是多多迷恋沫沫的声音。但顾正午不敢这么做,他年少时的那些轻狂和自信早在这几年不知被什么消磨殆尽,他曾经有一张在阳光下绽放光芒的脸,而现在他只能躲在黑暗里反复咀嚼自己迷恋的容颜。

    那个女孩从头到尾没有开口说一句话,以至于顾正午不能通过声音判断出她到底是不是沫沫。但是她的视线一直停在那些摇滚唱片上,沫沫是喜欢摇滚的。最后她买了一张旧的不成样子的电影原声音乐,然后冒着雨离开了唱片店。

    顾正午一个人在那个cd架上逛了很久,他想知道那个女孩买了什么样的音乐,他想要知道她究竟不是沫沫。

    那天晚上沫沫在节目里提到了顾正午,他那些关于“梦”的单幅,那是在今天漫画展最角落里挂着的,杂志社的人说调子太灰,主题也不够明快,太另类。但沫沫说她被震撼了,她在那画里看到了她自己和她死去的梦。顾正午这时候吃泡面的嘴停止了蠕动,鼻子一酸差点流出眼泪。沫沫怎么也想不到,他口中的那个男人,画漫画的男人,早在295天前就深深迷恋着自己。顾正午陶醉在这种感觉里,不能也不愿意抽身。

    沫沫介绍了张唱片,她说是下午在唱片店淘的,六十年代的电影原声。顾正午以为,他真的见到了沫沫。8个小时之前,在一个放着轻柔音乐的唱片店,外面下着雨,他已经见过了沫沫,而在那之前,沫沫也认识了一个画自己梦想男人。这一切都是如此完美。

    顾正午去邮局把他的那些画儿寄给了沫沫,也包括那张最终成形的沫沫的画像。厚厚的一摞,却没有支字片语,甚至顾正午也没署上自己的名字,他并非炫耀,只是单纯的想给沫沫有所留恋。毕竟那些画其中一部分原本就是为她而画的。

    走出邮局顾正午在城里转了转,想找写灵感画新的故事。顾正午这才突然发觉自己到这城市这么一年多,竟从来没有好好看过这个地方。这城市的高楼,街道,树木;这城市看上去那么高的天;这城市来来去去形形色色的人。这一切其实都美好的让人心侧然,但美好是属于别人的,顾正午看不到自己的未来。他的每一天都在努力接近这种美好,却又好象从来没有移动过半步。

    顾正午坐在百货公司的长椅上,眯着眼睛看从窗外射进来的四月青光。顾正午又想起沫沫,想起沫沫喜欢的一首歌:“愈是期待愈是美丽,来让乍现青光代替,难道要等青春全枯萎,已得到一切”顾正午懒懒哼着歌,他看到沫沫慢慢向他走过来。

    “你好,我叫小透,我可以坐在你身边么?”这个女孩长长漆黑的头发,眼睛明亮,顾正午认得,他那天在唱片店看到的女孩。

    她的名字叫小透。她不是沫沫。

    等那女孩优雅的坐下,顾正午从头细看,跟自己画里一般无二,只是她不是沫沫。

    “我见过你,一共2次,一次在美术展,一次在‘声音碎片’。”那个叫小透的女孩对顾正午微笑。

    原来那家唱片店的名字叫做“声音碎片”顾正午说不出话,他甚至挤不出一点微笑。

    “你怎么了?病了?”小透不明白眼前这个年轻男人为什么脸色如此难看:“你脸色实在苍白,你是不是害怕十字和大蒜?”

    顾正午终于会心一笑。这女孩实在聪明。

    “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那天你在‘声音碎片’为什么一直在看我?”

    顾正午一时语塞,想了半天说:“因为你很象我一个朋友。”

    小透笑的花枝乱颤:“你这个借口实在老土。”

    顾正午不想反驳,他还没弄清眼前这个女子究竟是谁。是沫沫?可是她的声音谈吐一点不象。是小透?可她为什么张了一张沫沫的面孔?

    小透当是顾正午装傻,更是心花怒放。这个男人有一张在阳光下绽放光芒的脸。而小透也自信的以为,这个男人是深深迷恋她自己的。

    这个下午顾正午跟着小透犹如梦游一般,做了很多很久都没有做过的事情。手挽着手逛商场,在服装店里看小透试漂亮的衣服,在黑暗的电影院里看进口大片。顾正午闭上眼睛亲吻了小透,虽然他仍然分不清小透和沫沫,但他渴望抱住黑暗里这个眼睛闪着光的女孩,渴望那么紧紧抱着像抱着永远,顾正午寂寞的太久了,他有些晕眩。

    早晨醒来的时候,小透已经穿好了衣服要跟他告别,小透说我把电话号码写在你日历上了,你要记得打电话给我。

    顾正午忽然想起了什么,他问小透:“你那天在唱片店买的唱片是哪一张?就是4月17号下午,那天下了很大的雨。”

    “哦。是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很老的电影原声。”

    顾正午心里一沉,那天晚上沫沫播的是1964年的苦难日之夜,披头士乐队。

    她叫小透,她不是沫沫。

    小透说再见关了门,随着脚步声消失的无影无踪。

    顾正午不愿醒来,继续沉沉睡去。

    顾正午醒来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他倒了杯水,然后一个人站在阳台上喝水。顾正午的家住的很高,四月底的天气很好,远远望去,下面灯火通明好象一片星星,上面星星点点又象灯火流错,顾正午又开始迷惑,眼睛模糊,分不清楚那些是灯火哪些是星星。顾正午回到屋里趴在桌子上随手画了2张草稿,才想起沫沫的节目已经过了时间。打开收音机,却听见一个陌生的男声,他在读陈升的9999滴眼泪。顾正午读过所有陈升的书,那是他很多年后再去怀念自己十九岁从老家只身前往台北,孤独而又无助的站在餐厅歌手面前,要求那歌手为他唱一首9999滴眼泪。这让顾正午想到自己,一个人拖着行李,带着苍白的回忆,跟着开往上田的火车离开家乡,不再回头。这时候沫沫的声音又一次飘扬开来,沫沫说陈升是一个自主意识太强的人。感情平静里暗藏汹涌,忧伤中透着希望。那个陌生的男人说这样的人一生下来就是完美的情人,却只能刹那光芒,天长地久永远跟他们没关系。两个人在电波里说了很多,顾正午这才发现沫沫也有明朗活泼的一面,她的笑是顾正午听过的最好听的。而那个男人,也有着年轻爽朗的声音,这两个人珠联壁合,天造一双。顾正午心里一阵隐痛,出了很久的神,最后他听见沫沫介绍这个男人,夏望冬,电视台新来的实习dj,以后跟沫沫一起主持这档节目。

    顾正午穿上鞋子,他要出去纪念一下。

    这一夜的12:00开始到以后,沫沫不再孤单。

    而顾正午也想要去寻找自己新的生活。

    顾正午一个人在路边摊喝了很多酒,从家乡出来之后顾正午就再也没喝过。那次离开老家对顾正午来说是生命里划了一条线,一边是过去,一边是将来,顾正午不再是街头飞奔的烟花少年。那一列火车遥遥晃晃的开往上田,也开完一段过程,那以后,顾正午成了男人,躲在人群里寻梦的男人。生活不再有烟酒,不再有走马观花的女孩,不再有色彩明亮的摩登打扮。整个生命都是画面,黑与白的纠缠,都是冷静又焦急的等待,都是摇荡不安的不眠青春。还有沫沫,隔着黑夜和他相爱的沫沫。她有长长漆黑的头发,有明亮的眼睛,她能看明白梦在心里死去的样子。这所有的一切,让顾正午从少年就开始隐隐做痛的心更觉得难过。这早不是他当初幻想的美丽新世界,这是沙漠后面更大的沙漠。

    那一夜,顾正午流着眼泪,大口喝酒。眼泪和酒,哪一个才能浇灌沙漠,开出不败的花朵呢?

    顾正午下午去杂志社领了3000块的稿费,那是他三个月前给一名人做枪手的报酬。那晚喝醉酒之后,顾正午变的更加冷静。他更加不分昼夜的伏案创作,他想画个横空出世的新故事。

    这一段时间沫沫的节目依然精彩。因为多了夏望冬,男女搭配,一唱一和,显的生机勃勃起来。顾正午每天都有在听,沫沫依然我行我素,声音还是难以掩饰的伤感。这个女人,即使给她个太阳,她也会熟视无睹的。而夏望冬,简单明快,锐利的让人心寒。每个星期六夏望冬跟沫沫会开热线。这之前沫沫一个人的时候从不曾有过。打电话的大多是女孩,各种脾性,却都说自己的感情。这时候沫沫会显得稍稍开朗,可顾正午觉得有些强颜欢笑。那些千篇一律老套冗长的问题只能留给夏望冬。顾正午知道,这定是电台高层的馊主义。沫沫跟自己一样,害怕与人面对面,尤其是别人二话不说就把心掏出来的时候,顾正午跟沫沫,都害怕窥探自己的内心。

    顾正午走出杂志社,外面阳光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