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快手小说网 www.ksxs.cc,江湖小豪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天已亮了。

    晨曦透过门外照进这土地庙,给人有种新生的感觉。

    “小帅虎”语音一顿,他浅笑道:“你现在该不会再找我拼命,说什么我‘始乱终弃’,毁了你一生的幸福吧。”

    “小魔女”娇羞的白了他一眼,小声道:“你这小鬼,一定不是什么好人,才会懂得那么多。”

    “夭地良心。”

    “小帅虎”叫了起来道:“我之所以会懂,因男人在一起谈论的都是这些啊,没吃过猪肉,我总见过猪跑对不?真是好心得不到好报,这年头好人难做哟,更何况还是你自己逼着我说的”

    “好了,好了,算我失言,算我失言好不?”

    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年轻人本来就很容易消除彼此的误会,更何况他们之间根本就没什么。

    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小帅虎”跳了起来。

    “糟糕,天都亮了,我还得赶着上船哩。”

    一股离愁立刻在“小魔女”的眼中浮现。

    她幽幽道:“你你要走了?”

    “是啊,花姐姐还在客栈,一定等得我很急了。”

    一提到花中雪“小魔女”脸上马上有种不悦之色。

    她低声嘟囔“花姐姐,叫得多亲热。”

    苦笑着“小帅虎”道:“你你该不会真爱上我吧?因为你在吃醋哩。”

    “小魔女”低下头,她轻声道:“我我也不知道,如果我真的爱爱上了你,你会怎么对我?”

    “小帅虎”头皮都麻了。

    他慌道:“不不可能的,我们根本认识不深,不会有这种事发生的。”

    “小魔女”抬起眼,她好认真的道:“难道你认识花中雪的时间有我们久吗?”

    “小帅虎”道:“那不一样,我这些日子来整日都和她在一起。”

    “小帅虎”突然怔住了。

    因为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难道难道自己真的爱上了花中雪?

    “小魔女”哀怒道:“或许我们年纪尚小,不能完全懂得处理自己的感情,不过我承认对花中雪有一种无法遏止的妒意,这是不是对你的爱,我也不能明确。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过一段时间真的发现自己是爱上了你,我希望你不要拒绝它。”

    “小帅虎”几曾遇到过一个女孩子这样赤裸裸的在自己面前表白。

    他好感动,却理智的道:“你真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孩,敢说出自己心中的话来,不过感情的事谁也不能勉强对不?我对自己也没把握,说不定一转头我就发现自己爱上了你,所以一切顺其自然好不?”

    点点头“小魔女”道:“你说得有理。好了,你赶快走吧。”

    “小帅虎”笑了笑道:“你呢?难道还是乔装跟在我身后?”

    叹了一声“小魔女”道:“不,我想先回家一趟,把你的事告诉爹一声,也好让他放心。或许过一阵子我会来江南找你。”

    “那那也好,说实在的,你一个女孩子在江湖中也真让人担心。”

    “没人敢动我的,别忘了,我是方富豪的女儿哩。”

    “话是不错,但人心难测,还是小心点好。”

    离情总是依依。

    “小帅虎”和方琳这一双江湖儿女彼此深深的凝望了一会,便各自离开。

    虽然没有誓言,也没有约定,但他们全都明白再相聚之时恐怕就有事情要发生了。

    一宵未睡“小帅虎”却精神奕奕。

    他一回到客栈就见到花中雪和夏击雷两人正在他的房间焦急的踱着方步。

    “我的天,你小子跑到那去了?怎么现在才回来?把我和花姑娘给急坏了,我的手下就差一点没把这‘张家湾’给翻过来。”

    一见。”小帅虎”进门,夏击雷脸上一喜,哇哇一叠声叫了起来。

    和花中雪交换了一个眼神“小帅虎”笑道:“对不起,对不起,发生了一点事情,害得老哥哥一阵好找,真是对不起。”

    安下了心,夏击雷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船已经开了,反正也不急了,你就慢慢说给我听。”

    坐了下来;“小帅虎”便把夜来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当然,他删掉了许多不方便,也不能说的。

    听完了他所说夏击雷道:“好啊,有方富豪方老爷子鼎力相助,咱们又多了一份助力,那‘邪煞’管一峰要称霸天下就更难了。”

    花中雪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小帅虎”一会道:“‘小魔女’方琳长得如何?”

    有点不大敢看对方“小帅虎”低声道:“还还可以吧。”

    笑了笑,花中雪道:“你呢?你对她的印象如何?”

    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女人总是对着另外一个女人,有着那么浓的好奇心。

    “小帅虎”叹道:“你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夏击雷左看看右看看,他哈哈笑了起来。

    “小子,不是老哥哥我要说你,男人嘛,逢场作戏无可厚非,偷吃也无所谓,不过,记得吃完了一定要擦嘴巴。还有,要喝牛奶也不一定要牵一条牛回来啊!”“小帅虎”傻了眼。

    他苦着脸道:“你你这说得是什么和什么嘛”

    嘿嘿笑着,夏击雷道:“我是劝你千万不要脚踏两条船,要不然很容易两条船一划开,你小子就要变成落汤鸡了。”

    花中雪走过来,她大方的笑道:“好了,夏老板你就别损他了,瞧他的样子简直快哭出来了。”

    拍了拍“小帅虎”的肩膀,花中雪道:“别放在心上,我只是随口问问,‘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只要有心,姐姐我帮你撮合。”

    心头一震。

    “小帅虎”定定的望着花中雪,他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种至情,至性的关怀。

    轻叹一声,花中雪道:“我我说得是真的。”

    不只是“小帅虎”迷糊了。

    连夏击雷也傻了眼。

    因为他一直以为这两个人早已彼此心属,那么站在“情”字自私的立场,花中雪绝不应该说出这种话来才对。

    “你们俩人聊一聊,我我去看看码头边什么时候有船。”

    夏击雷是个过来人,他明白这个时候这两人应该好好的谈一谈。

    于是他藉词走出了门外,爱莫能助的离开。

    夏击雷一走“小帅虎”就情不自禁的执起花中雪的双手。

    “这些日子来的相处,我们彼此有过许多次的深谈,很多事情我想就是不说出来,我们也都能了解对方的心意,楚楚并非草木,对姐姐的关爱会无动于衷,只是大仇未报,强敌未除,我不敢耽于儿女私情中,姐姐兰心蕙质。当能谅我、恕我”

    一伸手,花中雪堵住了“小帅虎”的嘴巴。

    她忍不住靠在他的怀中道:“我明白,我完全明白,我不是一个自私的女人,假如你真的对方琳有意思,我也不会怪你,多一个人照顾你,又有什么不好?姐姐能够体会得到你在的心境。的确,大敌当前,你实在是不能分心,所以我们什么都别说了好不?”

    感动的“小帅虎”紧紧拥着花中雪。

    他明白娶妻若不能娶她,还不如一辈子莫娶。

    这是一条专门载客往来运河之上的客轮。

    船身很长,船舱分成上中下三层,每一层船舱又隔成了一间一间的房间。

    当然,房间有分好坏,端看客人花不花得起银子了。

    在“张家湾”的码头边挥别了夏击雷和小九的送行“小帅虎”因为一宵未睡,便早早回到了房间。

    他和花中雪的房间都在最上层,换句话说也是这条船中最豪华也最贵的。

    有夏击雷出面,船东还敢不把最好的房间让出来吗?

    又见夕阳。

    花中雪见“小帅虎”犹未起床,她吃过船上送来的菜饭后,便独自一人的走到船舷,观赏起两岸的景致。

    暮蔼落日,霞光万丈。

    远处山峦起伏,近处农舍零星,畦田陌道上,可以看到荷锄骑牛的农夫和牧童正悠闲的踏上归途。

    黄昏里,天空中更掠过一群群归雁,间或将声鸣叫,似乎老雁正唤着离群,犹舍不得返巢的幼雏。

    好一幅美丽又多采的大自然图画。

    花中雪看痴了。

    这时候船舱中走出一个锦衣大汉。

    他毛茸茸的两手,载满了各式宝石戒子,脖于上更套了一条粗重的金项链。

    最可笑的是他的手中连摇着折扇,一付故作潇洒状的模样。

    江湖中最喜欢摆出这种暴发户的人,除了钱宝山外还有谁呢?

    不错,他正是钱宝山“宁见阎罗王,莫遇钱宝山”

    钱宝山也刚吃完了饭,所以他也从房间走出来透透气。

    世上就有这么巧的事,钱宝山一向“呕”的很,照说他住在底舱,虽然同在一条船上,但因为阶层不同,应该不容易碰到花中雪的。

    就算他上了甲板,船舷有左右之分,他也不会那么巧偏偏就和花中雪同一边才对。

    但是不知是他“福垦高照”呢?还是花中雪“命中有难”

    钱宝山就是那么巧的看到了花中雪。

    对于钱宝山的突然出现,花中雪除了感叹世界还真是小外,她还能说什么?

    大着舌头,钱宝山像拣到金元宝般,高兴道:“小小雪,你别走,别走哇”

    停下了脚步,花中雪道:“钱宝山,钱公子,帮个忙,求求你别缠着我好不?”

    钱宝山别看他块头大,然而站在花中雪的面前,他就成了一只绵羊,连说话都会结巴。

    “小小雪,老天可怜,竟让我在这遇见了你你知不知道上一次你骗得我好惨,害我差一点追到北京,你你就那么忍心?”

    花中雪还真是拿对方没办法。

    她打又打不过人家,躲又没处躲。

    板起脸,她冷冷道:“钱宝山,我们之间还没有熟识到你叫我小雪的地步。拜托,拜托,天下的女孩子多得是,请你转投目标可不可以?”

    涎着脸,钱宝山道:“可可是除了银银子外,在这世上我我只喜欢你啊!

    你你就不能施施舍我一点爱情?”

    花中雪被对方弄得真是连生气都不会了。

    她沉下脸道:“爱情这东西不是银子,是一点也不能施舍的。钱宝山,你也是江湖中出了名的人物,不要像一个无赖般可不可以?”

    “这位姑娘,你是不是有麻烦?”

    有两个船上的客人,听到花中雪和钱宝山似乎有了争执,他们走了过来,其中一人看来也是江湖人物的关心问道。

    花中雪巴不得有人能来解围。

    她连忙道:“我想离开这里。”

    钱宝山一听花中雪要走,他慌了,伸出双手摆得开开的道:“不不行,今天说

    说什么我也不能让你再再把我甩掉了”

    “阁下,这你也未免太‘逊’了吧。”刚才那人瞪起眼,不屑的在旁糗道。

    “什么意思?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钱宝山眼睛瞪得比对方还大。

    “没什么,只不过对你这种行为感到好笑罢了,人家不理你,又何必死缠活赖呢?简直丢我们男人的脸嘛!”

    钱宝山暮然吼了起来道:“放你妈的屁——你是什么东西,我的事情你也敢管,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怎幻想扮英雄救美啊!老套啦,你最好趁我还没真正发火前滚得远远的,要不然哼哼。”那个人简直傻了。

    他想不到这个长得跟猩猩似的家伙,为什么刚才和花中雪说话会结巴得让人发愁,而现在却又说得如此流利。

    脸上怒容顿炽,那江湖人退后一步对身旁同伴道:“马大哥,走南闯北十几年了,想不到居然有人还如此蛮横的对我‘奔雷手’说话,你说说看我该怎么办?”

    被称做马大哥的人是个四十来岁,瘦高尖头的人。

    他露出一口黄牙笑道:“我看你就露两手,要不然以后有人会爬到你头上撒尿了。”

    点点头“奔雷手”道:“好主意”

    花中雪一听“奔雷手”她已想到了两个人——塞北双凶。

    她不觉暗道一声:我的天哪!怎么会是这两个人王。

    铁宝山冷冷一笑道:“原来是你们这一对难兄难弟。不错,你们算得上是一号人物,但比起钱某人来,你们只配跟我提鞋,我还是那句老话,趁我没发火前赶快滚蛋”

    “奔雷手”怪眼一翻就要发作,他身旁的同伴“弹刀腿”马林拉了他一下,然后望着沉稳如山岳般的钱宝山道:“别冲动,先盘盘底,这家伙眼熟的很,好像听人家谈过。”

    钱宝山倏然一笑道:“算你聪明,要不然你们这‘塞北双凶’恐怕要从江湖除名了,我叫钱宝山。”

    “塞北双凶”轻声念了一遍,两个人就宛如被人捅了屁股一样叫了起来:“宁宁见阎罗王,莫见铁宝山。”

    “不错,答对了。”

    人的名,树的影。

    “塞外双凶”再凶也不敢惹,惹不起钱宝山。

    他们对觑一眼后“弹刀腿”马林已堆起笑脸,哈着腰道:“原来是钱宝山钱老哥当面,我们兄弟两真是有限无珠不识泰山,你多包涵,多包涵。”

    钱宝山昂起头“-得跟二五八万”一样道:“别废疾了,那边凉快你们就往那边站。”

    “是是,我们这就离开,这就离开”

    “塞北双凶”话说完就如丧家之犬,头也不回的就离开。

    而钱宝山摆足了威风一口头,却那里还有花中雪的影子?

    他气得跺脚,旋即一笑。

    因为这是一条船,花中雪再躲也还是在船上。

    “小帅虎”正在房间里用餐,而他的身旁花中雪则一脸忧戚的看着他。

    放下碗筷“小帅虎”道:“你在想什么?看你的样子好像中了邪一样。”

    花中雪回过神来,口里连道:“没没什么”

    笑了笑“小帅虎”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