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快手小说网 www.ksxs.cc,江湖小豪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在“坤宁宫”找到了正德皇帝。

    本以为正德在知道没找到那个女人后会不高兴的,谁知道正德却一点也没在意,反而道:“没找到就算了,折腾了一个上午,你赶快回去休息吧!”

    “小帅虎”不由道:

    “你不担心?”

    正德道:“担心什么?”

    “担心那个人会不会对你不利?”

    正德道:

    “我一点也不担心,我只担心她不出现,否则我一定会逮住她。”

    “你那么有把握?”

    正德道:“不是我把握,是甜儿有把握。”

    说话间甜儿出来了。

    “小帅虎”发现她整个人变得更娇媚动人,浅笑盈盈里洋溢着满足与幸福。

    不错!有甜儿在“小帅虎”知道何晓如再厉害,也不会是甜儿的对手。

    也无怪乎正德摆出了一付笃定的神态。

    “小帅虎”轻叹道:

    “凡事还是小心点!”

    甜儿脆声叫了一声道:“师兄,什么事情?”

    “小帅虎”道:

    “因为我准备离开这儿,希望皇帝小心点那个女人。”

    正德一听慌道:

    “怎么?你要离开这里?”

    “小帅虎”道:

    “不错!我准备明天就搬走。”

    “兄弟!我待你可不薄啊”正德道。

    “小帅虎”道:

    “我明白!然而这是皇宫大内,我住在这里不但与体制不合,也实在不方便。为了与管一峰拼战江湖,住到外面我才能行事较无顾虑。”

    顿了一顿“小帅虎”正色道:

    “皇上,对于政事我不懂,不过我希望您亲贤臣远小人,多存仁厚之心。至于有甜儿在您身旁,您的安全已不成问题,我留在这里反而不好,所以您就别留我,让我专心对付‘大风会’,也是替你消除心头大患啊!”正德没再说话。

    因为他知道“小帅虎”说得是理。

    既然“小帅虎”决定第二天要离开皇宫,正德便在“坤宁宫”设下了宴席。

    这一夜,他与“小帅虎”两人喝得酪酊、离情依依里,这两个人诚挚的友情显露无疑。

    而在无心的探听下“小帅虎”亦从正德口中,问明了何晓如之父何诚当口渴死狱中一事。

    清晨。

    “小帅虎”再度来到西边这处冷宫。

    在没有惊动禁军守卫的情形下,他很容易的就找到了何晓如住的地方。

    何晓如早已醒来,正预备着“冷宫”内大伙的早餐,乍一见“小帅虎”突然出现,不由吓了一跳。

    在这间厨房里“小帅虎”看到何晓如为报父仇,忍辱辛劳的做着卑下的工作,他激动不已道:

    “何姑娘,你可愿听我一言?”

    何晓如放下手边工作道;

    “管一峰的藏身我已写在纸上,昨天交给了你”

    “小帅虎”道:“我知道。你不要误会,我来并不是变卦,而是想告诉你有关你父亲渴死狱中一事。”

    何晓如微微一怔道:

    “父仇不共戴天,你是想替正德做说客的话,就请回!”

    好倔强的女人“小帅虎”心里叹气道。

    “不!我来只是想告诉你一个事实而已,你要报仇父我不反对,不过我认为你最好应先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何晓如没有答话。她定定的望着“小帅虎”表现出一付漠然。

    “小帅虎”道:

    “何御史冤死狱中一事,其实与正德一点干系也没有,完全是‘东宫八党’,假皇上之名排除异己的胡作非为。当日事情是这样的,有人书写匿名书信一封置于御道,列举刘瑾十大罪状,结果书信让刘瑾发现,一时找不到罪首,于是他便矫旨命百官三百余人跪奉天门下,至晚全部收进诏狱,而你父亲何诚御史便在刘瑾的酷刑下,便成了牺牲者。”

    (东宫八党,武宗即位之初宠信宦官,刘瑾、马永成、各大用、魏彬、张永、邱聚、高凤、罗祥八人,人称八党或八虎)-

    “小帅虎”接着道:“所谓冤有头,债有主。何姑娘若要把这笔帐记在皇帝身上,不觉太冤枉正德了吗?”

    何晓如骄躯一震道:

    “这些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小帅虎”道:

    “皇上亲口所说。”

    “我不信!你这是为他脱罪。”

    “小帅虎”叹气道:

    “固然我与皇上的交情非比寻常,但我是江湖入,更知江湖义,不会编排出这种事情来,你何不仔细想想。”

    晨曦中的厨房门口人影一闪,进来的两人赫然正是正德与甜儿。

    “小帅虎”吓了一跳,何晓如更是大惊失色。

    只见

    正德仔细的打量着何晓如一会,道:

    “何姑娘,当日之事的确如他所说。”

    何晓如退到灶边,蓦然从身上抽出一把短刀。

    她恨声道:

    “没有人相信你的鬼话”

    随即她短刀指着“小帅虎”道:

    “想不到你竟不守约定,竟出卖了我!”

    “小帅虎”根本不知道正德怎么会突然出现,他急忙道:“何姑娘,你别冲动,我以人格保证,我真的与皇上没有串通,更没有出卖你”冷然一笑,何晓如道:“事实俱在,你还想骗谁?来吧!我拼了一死也不会让你们轻易制住我的。”

    “小帅虎”真的是百口莫辩了。

    他横了一眼正德和甜儿,不由一叹道:

    “你们两个怎么会跑来这里了?”

    正德笑道:

    “昨天我就发现你对我闪烁其词,我想你一定找到了这个女人,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不指认她,想不到是这回事。”

    正德望了一眼何晓如道:“何姑娘,我这兄弟处处坦护着你,我想你是聪明人,该明白他的苦心。现在我已说了,当年之事的确何御史是遭刘瑾陷害冤死狱中的,信与不信就全在你了。”

    何晓如拿着短刀,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是好。

    正德不觉又叹声道:

    “为了这事,刘瑾等人已在去年罪发伏诛。何姑娘,朝中尚有人在,你也可多方求证,现在,你既是何诚御史之后,我亦不降罪你。

    你可以安然离去,不过你如果再欲对我有不利的举动,就别怪我处你谋反犯上之罪。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吧!”

    何晓如是个聪明的女人。

    她察言观言,已明白这个人说的绝非虚假,心中疑虑已然消除大半。

    “小帅虎”适时道:

    “何姑娘,还不谢过皇上?”

    正德见何晓如翻身要拜,他上前扶住对方道:“免了!何姑娘也是江湖儿女,这宫中俗礼就算了。”

    翻腕收好短刀,何晓如恭声道:

    “多谢皇上,小女子尚有一事恳求皇上。”

    正德微微一笑道:

    “我明白!就是替你爹平反一事是不?你放心!我已做了安排,当年遭刘瑾陷害的一干朝中大臣,近日内我都会下旨恢复他们的官位,人死的则从优抚恤。”

    何晓如闻言,禁不住两行清泪落了下来。

    她作梦也想不到有这么重见天日的一天,虽然不能手刃亲仇,但元凶罪首刘瑾已伏法,对她来说也足以告慰先人了。

    (史载:明武宗德正十五岁即位,宠八党,以刘瑾为首,掌司礼监,于东、西厂外增设内厂,自领其事,以倾善类,正德五年夏,刘瑾罪发伏诛,八党之乱于焉而终。”

    狮子衙街的方老爷子巨宅。

    “小帅虎”发现夏击雷把这大过许多王孙大臣的巨宅,不但整洁得井井有条,而且也弄得更有生气。

    最高兴的莫过于“小魔女”方琳。

    眼见大仇得报,旧有家园更焕然一新,不禁左一句谢谢,右一句偏劳,真哄得夏击雷呵呵直笑。

    而在“小帅虎”的示意下,夏击雷正式成了这座府邸的总管。

    至于

    夏击雷的一干旧部属,也名正言顺的成了府邸内的护院。

    席开大厅。

    “小帅虎”、花中雪、方琳、夏击雷,以及何晓如姑娘五人一桌。

    另外四桌,全是“张家湾”夏击雷的旧属下。

    杯觥交错中“小帅虎”站起身道:

    “各位在座的各位全是自己人,今天承夏老哥看得起,带领各位将与‘大风会’一决雌雄。楚某年轻识浅,膺此重任深感惶恐,尔后还望各位鼎力相助,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共创武林新局面。在此妖魔横行之际,有各位的匡助,楚某谨以这杯水酒,代替心中的感激”

    那些“张家湾”的好汉们全都站了起来,叫好声中举杯。

    “小帅虎”喝了杯中酒坐了下来,花中雪感叹道:“一年前的你和现在简直判若两人,这种转变真令人想不到。”

    “小魔女”方琳亦点头附合道:“不错!一年前的楚楚看起来还是那么的‘掘’,不像现在已隐然有了豪士之风。”

    窘迫笑着“小帅虎”道:

    “人都会成长的,在环境的逼迫下,我又怎能再像以前一样,两位老婆大人你们就别‘糗着’你们的老公了。”

    夏击雷哈哈笑道:

    “古来英雄出少年,又所谓英雄不怕出身低。老弟你又何须介意以前的出身,如今江湖上你已成了名人,毕竟敢挺身而出,而且在京里让‘大风会’碰得灰头土脸的人,正是你这只‘小帅虎’呐!”

    一直沉吟微笑的何晓如这时亦举杯道:

    “楚少侠,我借花献佛,谢谢你让我了解到事情真相,要不然那谋反弑上的罪名,可足以抄家灭门了。”

    “小帅虎”尽饮杯中酒道:

    “何姑娘言重了,我才应该谢谢你,谢谢你肯加入我们的阵营。

    有你这样的高手,无异让我有如虎添翼的感觉。”

    赧然一笑,何晓如道:

    “楚少侠不见弃,我才是心存感激,能为保江湖免于浩劫,更是吾辈武人应该做的事情。”

    花中雪笑道:

    “听说何姑娘一手飞刀的功夫出神入化,令尊堂堂朝中御史,何姑娘又怎会成为江湖儿女呢?”

    何晓如喟叹道:

    “只因我从小就拜入了‘落叶飞花’龙曼云的门下,家父事发后正是我艺满出师之日,为报父仇我才改名换姓入了皇宫,当了一名宫女。”

    花中雪诸人脸上神色一变。

    “小帅虎”不明所以,他有些怔然道:

    “咦?你们怎么啦?”

    “小魔女”方琳道:“原来何姑娘的师父是龙老前辈,难怪一手飞刀功夫那么吓人了。”

    接着“小魔女”方琳对“小帅虎”道:

    “龙曼云龙前辈五十年前即已名动江湖,一生侠义玉骨冰心,她的飞刀绝技传说已无人能及,也无人能躲得过。”

    “小帅虎”一听咋舌笑道:“好在何姑娘两次飞刀全没对准我,要不然我连怎么死的恐怕都不知道了。”

    何晓如笑道:“楚少侠说笑了!我就是知道我的飞刀对付不了你,所以才不敢往你身上招呼啊!”笑声里,大家都消除了陌生的感觉,也都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而这一顿饭也在融合的气氛里,整整吃了一个时辰。

    撤了残肴剩菜,换上了香茗。

    “小帅虎”若有所思的对何晓如道:

    “你说‘邪煞’管一峰人藏匿在‘天桥’?”

    何晓加点头道:

    “不错!当日他是要我这样转告赵姑娘的。要她到‘天桥’找一个‘耍大刀’叫李玉山的人。”

    想了想“小帅虎”道:

    “好!等会儿我就去‘天桥’找这个‘耍大刀’的。”

    看了看天色,夏击雷道:“‘天桥’上市都在黄昏后,这会儿还早,要不要我先派个人去摸摸那李玉山的底?”

    “小帅虎”摇头道:

    “反正也不差这一会功夫,我看就不用了。”

    花中雪道:

    “你想管一峰还会留在京里吗?”

    “小帅虎”脸上浮现忧愁道:

    “很难说!虽然他处心积虑要对付我,但京里现在到处都有官家的人注意着他的行踪,就算在他也不敢随便露了行藏。”

    花中雪沉吟了一会道:“我一直很奇怪,‘莲花夫人’既是小柔的生母,所谓‘虎毒不食子’,她又怎么可能让小柔落入管一峰的手中?她不是一直和管一峰背道而驰,这会儿又怎可能与他联手一气呢?”

    “小帅虎”道:

    “世间事有许多是令人想不到的,照说这种事是不可能发生的,但是却偏偏发生了。或许她怪我对小柔隐瞒了她母子的关系.而心存报复吧!”

    花中雪道:

    “应该不可能。‘莲花夫人’不是鲁莽行事之人,我看其中定另一有蹊跷。”

    挂念着赵小柔的安危,也急于见到那出世尚未谋面的儿子“小帅虎”已渐渐有种坐立难安的感觉。

    他怔然道:

    “不管为了什么理由,小柔她母子最好不要有任何一点伤害,否则不管是谁,他都要付出代价。”

    “等会可要我们陪你一起去?”花中雪问道。

    “小帅虎”想了一下道:“不用!我一个人去找那李玉山就行了,人多行迹容易败露。”

    “那你自己要多加小心些。”

    “小帅虎”忿声道:

    “我已非吴下阿蒙,管一峰要想再吃定我已不是那么容易了。”

    虽然明白“小帅虎”已经练成了至刚博大的“达摩三刀”花中雪仍不忘叮咛道:

    “‘小心驶得万年船’,怕就怕管一峰在力敌你不过后,会使出其它阴险刁损的恶毒招数。”

    “小帅虎”点头道:“我会提防的。”

    换过话题“小帅虎”对夏击雷道:

    “这些日子‘天残丐’仇涛可有消息?”

    夏击雷道:

    “前两天还有消息传来,他现在人在江南,正重组旧日丐帮帮众,已在各地突击‘大风会’的分舵,已有建树。听说已挑了杭州、无锡、九江三处,弄得镇守在褒城的钱宝山都已出了老巢。”

    “小帅虎”颇感欣慰道:

    “不错!丐帮果然还有实力,像这样各个击破的方法多来几回,管一峰就要疲于奔命了。”

    夏击雷忧心道:

    “但我们总也得尽快南下才行,要不然仅凭丐帮之力,一旦遇上了‘大风会’的主力,恐会遭到严重的打击。”

    点点头“小帅虎”道:

    “当然!‘大风会’的根在江南,要连根拔除它们,早晚我还会再至褒城一次,一把火烧光了那个鸟寨。”

    哈哈一笑,夏击雷道:

    “到了那时才是大快人心的一件事。”

    “很快的!夏老哥,我敢保证你很快的就可看到这种场面的。”

    想起了褒城一行曾经受过的创痛“小帅虎”不觉悲愤油然而生。

    掌灯时分。

    掌灯时分的北京城,除了“八大胡同”人潮不断外,就数“天桥”

    最热闹了。

    在这片宽广的场子上矗立着一座连一座的帐蓬。

    有说书的、有唱大鼓的、有耍猴的,也有拉洋片的、有卖药的、有看相的、有江湖卖药的,也有斗鸡、斗狗的。

    凡是世上所有百般杂艺,五花八门,只要叫得出名字来的玩意,好像这里统统都有,而且每一座蓬子前也都围聚着不少看热闹的人们。

    “小帅虎”自小在京里长大,对“天桥”这个龙蛇杂处之地自是熟悉。

    他一路看似闲逛,其实双眼却个摊位的巡视着。

    随着摩肩接踵的人潮,他来到了一处棚子前。

    然而当他看到这座棚子前面挂了一幅布招,上面写着“大刀李玉山”但棚子却没开张时,他不由得一怔。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