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快手小说网 www.ksxs.cc,清霜如月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姐夫,你真要给我买这条项链?太贵了吧?”怡岚抓着我的手臂,步子不再向前。

    “没事,你姐夫买条项链的钱还是有的。”太贵不算是理由,从她一开始看这项链的眼神我就能看出她很喜欢,铂金的钻石项链,六千多算是比较一般了,见她喜欢,我就想给她买一条。

    下午吃完饭后,便带她逛街,本想给怡岚买几件衣服,可她硬是不肯,说昨天已经和小玉买过了。我想了想便带她来珠宝店了,毕竟,大多数女人都喜欢珠宝饰件的。

    逛了几家,我看上了这条铂金项链,做工精致,坠上的钻石也是晶莹透彻,再看看怡岚,也是一副很喜欢的样子,只是看到价格,便才心生退意。旁边的服务员看到有生意,便一个劲地上来推销,赞美怡岚如何如何漂亮,配上这条项链更加美丽动人。商家的话自是不必太在意,不过她将我们直接称呼为夫妻却让怡岚脸色微红,并紧紧抱住我的手臂,向我依偎地更加紧了一些。

    “戴着吧。”付款后,我要帮怡岚把项链戴在颈上。项链戴在美人白嫩的玉颈上,才能显出它的美。

    “嗯。”怡岚一动不动,一副任君摆弄的姿态。“带上后,可就是被我给圈住了,一辈子注定是我的人咯。”我笑呵呵地调侃着她。

    “我本来就是你的人。”怡岚轻声地回应了一句,接着又说道:“姐夫,其实你没必要给我买这么贵的首饰的。”

    “呵呵,还没嫁进门就想着给夫家省钱呢。以前我也没给你买过什么特别的礼物,这条项链,算是我圈住你的证据咯。嘿嘿。”

    “姐夫你真坏。”怡岚不依地捶了下我的胸膛。

    “在外面别叫姐夫了,咱们这个样子,别人听见了还不得都瞪出那种好奇的目光来。”

    “嗯,好,那叫什么?”

    “你说呢?”

    “我不知道。”

    “真不知道假不知道?”

    “哦,知道了,叫你渠梁。”这丫头一脸的诡笑,渠梁?听着真是有些别扭,被小我五岁多的小丫头这么叫着,感觉真是怪怪的。

    “不行,叫老公。”想想以后听她叫渠梁,那还不得别扭死,干脆还是自己说出口。

    “老公,老公,老公”怡岚一连叫了好几声,笑眯眯地看着我,那高兴与可爱劲儿,就像见到了鱼的小猫咪。

    “嗯,这还差不多。”

    走了几步,我心中不禁又担忧起来,万一怡岚叫顺了口,清霜回来后也这么叫,岂不是难堪踌躇一下,本想让她改口,后来一想,其他也没啥好叫的,干脆先这么叫着算了,等清霜来了,先把事情挑开。她们姐妹俩的感情好,怡岚既然乐意,我想清霜该不会太反对吧?哼,要是反对,也要用我的大肉棒逼她答应!

    出了商厦,却发现原本晴朗的天空已经乌云密布,我连忙带着怡岚打的回家,刚进小区门,便下起倾盆大雨。

    “渠梁,今天遇到啥好事了?红光满面啊!”同事陆雨生端着一杯水,笑眯眯地走到我身边。

    “哦,没啥事,没啥。”现在是快到午饭时间,大家基本都在自己的位置上闭目养神,准备去吃饭了,我也不例外,只是闭上眼想着想着便回忆起昨日的幸福时光来

    昨天淋了点雨,我便以此为借口说服怡岚跟我洗了个鸳鸯浴。家里装修时,我特意将卫生间扩大,装上了一个大浴盆。泡上一池热气腾腾的水,躺在里面,享受着怡岚滑嫩的身子,回想起来,真是通体舒畅啊。那丫头一开始还羞涩无比,在我的指挥下为我搓背、揉腰,到后来便开始主动按摩,我的要求便更进一步,要求让她用乳房帮我按摩。

    热恋中的她似乎不懂得拒绝,而且我觉得她心中早有献身于我的打算,便在浴池中跟她嬉闹。肉贴着肉,我的阳jù一直是坚硬着的,小丫头初见此物,羞涩无比,愣是让我躺在热水中,让浮起的泡沫挡着,然后吃力地挪动身子,让我体味乳房按摩的美妙。

    这十几个小时的交流让我们之间的关系迅速飞跃,言语之间也无所顾忌。有好几次,我都想要立刻上马把怡岚给要了,但心中总是觉得有些别扭,怡岚的第一次,我希望我们两个心中都没有什么顾虑,能将自己的全部心神去体味,我希望她的第一次能给她、也给我留下一个最美好的回忆。

    因此,乳房按摩过后,虽然这丫头很害羞,我还是强行抓住她的手,抚上我的小弟弟,引导她为我手淫,希望能通过这样将我的欲望发泄出。她的动作比较生涩,带来的肉体快感自是无法和我自己弄相比,但心理快感却让我十分满足,享受着佳人的玉手揉捏,再看着她那娇羞的模样儿,我的手还不停地揉捏着她的一对大乳房,耳中听着她的粗气声以及偶尔的呻吟,只觉得全身的感觉细胞都运动起来,全力体味着男女间最大的快乐。

    藉着沐浴露的润滑,怡岚的小手不停地为我搓弄,小丫头手上力气不大,不多久就要换另一只手,来回换了几次后,我终是抵不住那积累的快感,将精液喷射了出来。最初的几滴力量强大,竟喷到了怡岚的脸上,惹起她一阵嗔怪,而我则品味着无意中颜射怡岚的心理快感。

    “帅哥,走吧,去吃饭吧?”陆雨生摇了摇我的肩膀。

    “这么早?还有五分钟才下班。”

    “早个屁,踩着铃声去,各部门的人一起挤在食堂门口,你就等着排队吧。

    呆坐着也没啥事,走,吃饭去。“

    “好吧。”我站起身,跟着陆雨生出门而去。他是我的上一届的师兄,比我早来一年,技术精湛,我这个部门才刚成立两年,陆雨生算是第一批人,在部门里除了本部门的分管经理,就是他的话语权最大了。

    以前学生时我们两个便天天混在一起,一起研究的也是目前公司本部门的研究方向——网络安全。到了新环境,两人的关系更是紧密,平时周末也经常会带着清霜和陆雨生以及他女友小聚会一把。而陆雨生在公司对我也是颇多照顾,学校里学的知识和企业的大不相同,有他的指导,我也少走了不少弯路,现在在我们这个部门,仅说技术方面,算是仅次于陆雨生的技术骨干了。

    平日里午饭都在公司解决,而我每次也都是和陆雨生同桌,很多的公司八卦也是从他的口中听到。今天买好午餐后,便找了个靠窗的地方坐了下来,两人边吃边聊,不一会儿竟发现纪潇灵笑盈盈地端着饭菜走到我面前“渠梁,进去让个座?”

    我挪了挪屁股,将外侧的位置让给她。“你搞什么?怎么突然跑到我们这里来坐?”

    “怎么?不欢迎?陆雨生,欢不欢迎?”

    陆雨生呵呵笑了一声:“坐,坐。”然后眼神向我看来,似乎还射出三个大字:“你小子!”

    “阿嚏”她刚坐下,便打了个喷嚏,看到我旁边开着窗子,便捣了我一下:“把窗子关上吧,昨天下雨,我有些感冒,一吹风头就难受。”

    “感冒还跑到我们旁边,想传染我们啊?”我笑嘻嘻地调侃了她一句,站起身来把窗子关上,顺便向四周看了看,果然不出我所料,周围好几个男同事都在看着我们,明天不,今天下午,公司估计又会传出八卦,虽然平时不怎么和其他同事掺和,但纪潇灵在本公司的知名程度我还是很清楚的。市场部的两大美女人人知晓,不过自从韩雪嫁人后,其八卦便少了许多,更多的则都是关于纪潇灵的。这也不怪,本公司男多女少,更难得有这么一个单身漂亮的,不知多少男人在盯着呢。

    “不乐意?”

    “啊喔”我连忙止住自己的叫声,靠!怎么这么凶巴巴的,我只不过想调侃一句而已,这女人就狠狠地在我大腿上扭了一把。

    陆雨生惊奇地看着我,又看看纪潇灵,他没看到桌底下纪潇灵那作怪的手,估计还在纳闷好好地我怎么突然要叫出来。

    “没不乐意,不知有多少男同事希望跟你一起吃饭呢。”我瞪了她一眼。

    “那是,你知道就好。”

    一旁的陆雨生则是一愣一愣的,我这师兄谈起技术来绝对没话说,可现在的这种聊天,估计反应就有些慢了。不过我也不想让他或者别人以为我和纪潇灵有啥特殊关系,其实确实也没啥,只不过只不过稍微暧昧了些,握过手,摸过奶子而已——想起这个,我心里还是比较自豪的:君不见多少同事对她垂涎欲滴,却仍连个话都没说几句?而我,最近不知咋回事,桃花运不断

    是个正常人经过那些事都会知道,纪潇灵对我有意思,问题是,她咋就会看上我呢?有空得分析分析,明明知道我有女朋友还对我这么热情,她又不是怡岚那丫头,跟我关系不一般,哼哼,不知安了什么心!

    饭后回到办公室,陆雨生看着我,一脸的坏笑:“渠梁,牛逼啊,什么时候和纪潇灵好上的?柳清霜呢?你们分手了?”

    “分手个屁,你别咒我,我们好着呢。”

    “我说嘛,你小子也不像那种花心人。再说,我觉得柳清霜比她要漂亮,你小子该不会瞎了眼的。不过,纪潇灵好像对你有意思啊。”

    “我不知道,有意思就有意思,对了,她现在住我对门。”

    “哈哈,近水楼台先得月啊。”

    “嗨,把她放你对门,看你得不得地到。”

    “别,我可不敢沾”陆雨生的女朋友特别有手段,以前见过几次,她对陆雨生那种恩威并施的手段,乖乖,痛,并快乐着,此中手段,我不能体味也。

    “呵呵,怕了吧。好了,不说这个了,让我休息会儿,下午还有好多东西要弄。”

    下午工作铃声响了后,我端坐在电脑前,想要把那我份内的程序模块给编写一下,谁知老是集中不起注意力来,一会儿想起昨天跟怡岚的欢乐,心里兴奋无比,一会儿又思念起清霜,感觉颇为愧疚,又一会儿想起纪潇灵,琢磨她为啥会跟我暧昧。

    终于熬到了下班时间,还好现在的这个项目不急,慢慢弄没问题,否则今天下午的怠工就要周末或晚上加班来搞定了。

    晚上回到家,家里又是空无一人,怡岚已经回校上课,她临走时让我晚上下班后给她打电话,要跟我聊聊,初尝爱恋的女人自是想天天粘着心爱的男人。至于我,早已有过那种刻骨铭心的爱恋,现在跟怡岚,虽又有初恋时的感觉,却也没第一次那么刻骨铭心,有时又会觉得对不起怡岚。也可能是工作了、长大了、很多时候对爱情的看法已不再像大学时刻那样冲动而又热情,更多的时候却是一种理智,年轻时的冲动只会偶尔出现了。

    拨通怡岚的号码,跟她随意聊着,小丫头接到我的电话显得特别高兴,兴致很高地跟我说着她今天遇到的事儿,最后发现我一直听她说,又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