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快手小说网 www.ksxs.cc,荒原雪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当晚三更,一群醉醺醺的少年从万春楼里出来,簇拥着正中那个红衣头领,相互勾肩搭背地大笑,说着一些荤的素的笑话。

    走着走着,忽然有个人仿佛想起了什么,大着舌头问:“喂,今天那个丫头的姑姑是谁啊?还真俊!万春楼里那么多姑娘看来看去,居然没一个比得上!”

    旁边立刻有同伴七嘴八舌地回答开来:

    “这你也不知道?就是天后娘娘庙里住着的那个女人啊!听说邪门的很”

    “是啊是啊!镇上有多少汉子想占她的便宜,可从来不见有谁得了好处——从她住的地方回来后,个个象见了鬼一样,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听说她养了不少没父母的孩子真不知道是什么用心!”

    “嘘你没听过有些人吃了小孩心肝,可以长生不老吗?我看她八成是个妖女。”

    众人一路走去,一路议论着。跌跌撞撞也不分方向,只觉人迹渐渐少了起来,沿路的店铺也关门了,一片深夜萧条的气氛。

    一抬头,看到前面一座破落建筑,忽然一个少年说了一句:“那边就是天后娘娘庙了!”

    众人想起平日关于这个地方的种种传闻,不由心头一凛,连忙加快了脚步。

    这时,月光惨淡了起来,天后宫那边忽地传出了一阵哀哀切切的女子哭泣声音,若有若无,随风依稀飘来,听的大家毛发直竖。

    “头儿,快走吧!”那些少年吓得酒醒了三分,拉着任飞扬急急离开“小心撞了邪!”

    “一群胆小鬼。”趁着酒意,任飞扬却立了足,醉醺醺地左右顾盼,大着舌头扬言“怕什么?大爷我、我今晚就要进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鬼!你们敢不敢和我一起去?”

    少年们面面相觑,酒都醒了一大半,个个答不上话来。

    “哼,都还是男人吗?”任飞扬不在意地挥挥手,红披风一甩,人已没入了夜色。

    在掠进天后宫时,哭泣声渐渐清晰起来,细细听去,似乎喃喃夹杂着一些语句——仿佛是一个女子在哽咽着说着什么,断断续续散落在风里,悲凉而痛楚。

    任飞扬悄无声息的到了墙边。墙角没有树,只种着一排矮矮的圆叶小灌木,隐隐散发出一种幽香。他趁着酒意足尖轻点,人已轻巧的翻过了丈二高的围墙。

    墙内是一排一人多高的树木,他隐身树后,侧头看了一眼,陡然一惊:这个破落的天后娘娘庙的空地上,居然有一座孤零零的坟墓!

    那座坟显然是有些年头了,坟边种着一种美丽的藤蔓,爬满了坟头。

    他想看清碑上写的是什么名字,可酒力上涌得厉害,眼前一片模糊,只看到依稀有一个白衣的人形伏在墓前哀哀哭泣,手里还抱着一个青色的坛子。

    “大师兄,大师兄”素衣女子伏在碑前低声哭泣,反反复复的说着,哀伤欲绝。

    就算是任飞扬那样的心性,听久了也觉得哀伤起来,忍不住要走出去询问。

    “姑姑,夜很深了,还不睡吗?”他还没举步,却看到屋子里走出了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赫然是日间的那个叫小琪的孩子。

    那么,此刻哭灵的、就是那个叫叶风砂的女子了?

    “小琪,这一次,你要好好带着弟弟妹妹们逃出去,”叶风砂抱住了她,低低嘱咐,声音略微发抖“神水宫的人很快就要来了。姑姑留下来对付他们,你一定要保护好弟弟妹妹,躲着不要出来。知道么?”

    “嗯。”那个小女孩坚强地点了点头。

    “帮姑姑看着这个东西,千万不要弄丢了,”叶风砂再度叮咛,把手中那个青色的瓷坛放到孩子手上,凝视了半晌,轻轻叹了口气“如果将来姑姑死了,你就挖个坑把它和姑姑一起埋了。”

    “不要!才不要!”小琪一直很镇定得如同一个小大人,但此刻一听这种话,说话时候却已然带了哭音“我才不要姑姑死!”

    “会没事的,”叶风砂连忙止住了啜泣,安抚着孩子“不要怕。姑姑会没事的。”

    小琪人虽小,却聪明得紧,看到叶风砂的神色,早已隐隐料到此番寻上门的仇家非同寻常,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扑上去抱住了叶风砂:“我好怕姑姑,你别留下来了,跟我们一起走吧!那群恶人那么厉害,我好怕你会”

    “不要怕不要怕。”叶风砂喃喃安慰着,却也忍不住啜泣起来。

    两个女子一起哭泣,刺着任飞扬的耳膜,让他头脑发胀——从小到大,他最受不了的就是女人的哭,再也忍不住一个箭步冲了出去,跳到两个人面前:“哎,哭什么哭?烦死了。我说,你到底是人是鬼?”

    看到骤然出现的红衣少年,风砂和小琪都明显的吓了一跳。小琪更是叫了起来,恐惧地缩到了女子怀里,看着白天欺负过自己的人骤然半夜闯入家中。

    风砂首先回复了镇定,一把揽过孩子,淡淡问:“任公子,你半夜忽然闯进来,想作什么?我劝你还是回去吧,再往前多走一步的话,对公子就没什么好处了。”

    任飞扬本来是被那种哭声激起了同情之心,想跳出来管件闲事,然而一听这句话登时把那一丝同情抛到了九霄云外,好胜心起,不屑的冷笑,立刻往前大大跨了一步:“那好,我偏多走一步给你看——”

    话音未落,鼻中猛地闻到一阵奇异的香气,意识立刻开始模糊。

    不好,是中毒了么?

    他举目望去,原本因为酒醉而恍惚的视线更加模糊了,看过去、眼前的一切全部变了形,扭曲得异常恐怖!那些花草树木,人物楼宇,全部化成了诡异之极的形状,冉冉升起。

    他大惊之下想拔剑刺出,但是刚接触到剑柄,一双冰冷的手已经按在了他的手上。

    叶风砂的声音在耳边缓缓响起:“任公子,还是请回吧!”

    然后,他就失去了知觉。

    醒来时,任飞扬只觉得头痛欲裂,仿佛昨夜喝了几十缸烈酒一样。他还没有睁开眼睛,就意识到了一件事情——他不是躺着的,而是被倒吊在了半空!

    没有什么比这事更糟糕了。

    他——无所不能的红龙老大,居然被一个女人吊在了半空?!这事情如果传出去,他恐怕以后不用在太平府上混了。

    任飞扬恨恨在心里骂了一声“妖女”有点战战兢兢,居然不敢立刻睁开眼睛看周围的情况,生怕一开眼就看到无数围观的百姓在一旁冷嘲热讽。

    然而,倒挂了半晌,却没听到周围有议论的声音。被倒吊着毕竟滋味不好,任飞扬忍耐不住,终于鼓足勇气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四处查看,心里登时一惊一喜。

    惊的是——他居然是被吊在集市中的尚书牌坊上!

    喜的是还好天没有亮,四周黑沉沉的没一个人。

    幸好幸好,还没有一个人看到他出糗,不算丢脸到家。任飞扬松了口气,松动了一下全身筋骨,开始想办法下地。

    然而刚松了一下筋骨,忽然间,他的全身都绷紧了——

    有人!有人在附近窥视,而且是相当厉害的高手!

    足尖和指尖瞬间聚力,想要挣脱束缚发动攻击。然而不等他发力,仿佛是察觉到了他身上骤然而起的杀意,背后有一个声音传入了耳中,带着施施然的笑意:“怎么,任公子,你准备这样吊着和我动手?”

    高欢?高欢。

    任飞扬倒吊着,凌空瞬地扭过头去——看到夜幕中靠着牌坊的柱子,施施然的抬头问的那个人,果然正是一身白衣的高欢。

    那个一脸漠然的家伙此刻的表情十分古怪,居然似笑非笑。

    看见这种神色,任飞扬的头顿时变得有两个大,真恨不得一头撞死在牌坊上——居然还是被人看见了!而且,是被最在意的一个对手看在了眼里。

    “我们约的比试之期在明天晚上吧?”脸不自禁地有点红,没好气地,他装出很洒脱的样子,扯了扯嘴角“急着来送死么?”

    “是今晚。”高欢眼中古怪的神色忽然变成了笑意,带着几乎要大笑的表情,说了一句很要命的话——“阁下已经吊在这里一天一夜了,不知道吗?”

    “我可是守诺言的人,为了等阁下醒来比试,足足等了二个时辰。”

    他的话语虽然很温和,但是任飞扬却象一条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什么?已经被吊在这里一天一夜?那么说来,整个太平府的人岂不是都

    “臭妖女!”蓦然,他骂了一声,半弓起身子,张口对着脚上捆绑的绳索一吹——在一吹之下,有如利剑切过,那根牛皮绳居然应声而断。

    任飞扬气急败坏的落地,还不忘整理一下自己的红披风和乱发,眼神狼狈而骄傲。

    “好一个凝气成剑!是任家家传的绝技么?”身边忽然有疏疏落落的掌声,他回头,就看见靠着柱子的高欢在鼓掌。眼睛里有一丝惊讶,但是眉宇间却有另外一种看不到底的复杂。

    任飞扬剑眉扬了扬,恨恨说:“今天懒得和你动手了!我要先去找那个妖女算帐!”

    真的是面子扫地一想起今天白日里自己被人围观的样子,他登时痛不欲生,一把把垂落至肩头的长发甩到背后,大步朝天后宫掠去。

    白衣一动,高欢居然跟了上来,淡淡道:“我和你一起去。”

    任飞扬看了看他,忽地冷笑了一声,脚下加力,如一只红色大鸟一般飞掠而起:“好,有本事追上我,就和你一起去!”

    他对于自己的轻功一贯有自信,除了用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