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快手小说网 www.ksxs.cc,荒原雪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刚刚破晓,在郊外急驰,冷风吹到脸上简直如刀子一般凛冽。

    “喂,高欢,去神水宫报仇,也不用急成这个样子嘛!”任飞扬与高欢并骑而驰,脸上虽然都是第一次将临大敌的兴奋,却也忍不住抱怨“一大早就出来,连风砂也没告诉一声就走了。她会担心的。”

    高欢一脸漠然,没有回答他的问话,自顾自的策马急奔。

    越过了大青山,已经出了太平府地界。高欢这才放缓了马速,沿着官道前行。到了一处岔路口,略微迟疑了一下,突然飞身下马,掠进了路边的一家小店。

    “对了,我肚子也在唱空城计了。”任飞扬完全弄不懂这个寡言的同伴在想些什么,只好自我解嘲地苦笑了一下,下马跟着走了进去。

    两人叫了一些小菜,开始对酌,却始终沉默。

    任飞扬初次卷入江湖是非,心中又是兴奋又是紧张,不停的问高欢,想知道一些武林掌故和江湖格局。可高欢的话似乎异常的少,神色也异常的冷肃,似乎心里有什么沉甸甸地压在心头。每次抬眉看任飞扬的时候,眼神都有些复杂。

    然而任飞扬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摸了摸身侧的剑,眉间意气飞扬,一扬头饮干了杯中的酒,兴奋地问:“高欢,以后咱们俩联手闯荡江湖,是不是天下无敌了?”

    “不是。”高欢沉沉开口说了两个字,又闷声饮尽了一杯。

    “什么?还有谁比你我更厉害么?”任飞扬问,眉目间尽是不信。

    这个从来没有出过台州府的少年,对自己的武功和高欢的武功一直是信心十足。而神水宫那一批前来的刺客,又将他的自信兴增强了几分。

    “我算什么?不过是一柄杀人的剑。江湖上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啊”高欢继续饮尽了杯中的酒,转头看着外面阴沉的天际,叹息了一声“但在这世上,有两个人,是永远没有人能超越的。”

    缓缓说着,他的神色,突然变得充满了崇敬和严肃。

    “说得那么神?那两个人是谁?”任飞扬问,满怀好奇。

    高欢怔怔出了一会儿神,才一字字道:“是一对人中的龙凤。”

    人中龙凤!任飞扬眼睛一亮——值得高欢这样推许的人,一定不会寻常。

    可高欢却仿佛不愿意多说,酌了一杯酒递给任飞扬:“好了不说这个了——我们这一次去神水宫,凶险异常,还不知能不能生还。先喝了这一杯吧。”

    任飞扬接过一饮而尽,大笑:“好,有你同行,咱们就拼它个天昏地暗!”

    高欢看着他喝下酒,目光中又露出了笑意——但那仍然是极度冰冷的、复杂的笑意。他的手指下意识地握紧了身侧那柄任飞扬送给他的剑,眼里闪过一丝微弱的光。

    那一杯酒喝下后,他不再开口说什么,只是自顾自的站起来结帐。

    “五钱三分银子。”小二报出数目来。

    高欢从怀中掏出碎银,拈了块八钱的给了小二。

    “咦,这是什么?”任飞扬眼疾手快,捡起了同时从他怀中落下的东西。

    一绺编好的青丝,泛着幽然的柔光。

    “哇,怪不得昨天晚上你和风砂谈了那么久。”认得是昨日水边割下来的那一绺,任飞扬怪怪地笑了,瞥了他一眼,用力拍同伴的肩膀“好小子,别看你平日冷冷淡淡,可手脚追起美女来,手脚还挺快的么!”

    高欢从他手中拿过发丝,目中骤然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一言不发地上马。

    “说真的,风砂可是一个难得的女子若不是你下手太快,我一定也会试一试的,”骑在马上,任飞扬的红衣随风扬起,英俊年轻的脸上有戏谑的微笑“高欢,这一次去神水宫,你可千万的留条命回来,否则风砂可又要伤心死了。你不想做他师兄第二吧?”

    高欢没有丝毫的笑意,冷冷看了他一眼,突然催马奔了开去。

    “喂喂,你干什么,等等我呀!”任飞扬大呼小叫地跟了上去“你还不好意思什么呀!”

    然而他没有看见,在马奔驰的一刹那,高欢的脸上终于流露出了难以抑制的悲哀表情!

    他心中的苦难与折磨,是永远无法让别人明了的。

    到了一处深山谷中,眼看前后无人,高欢放慢了马,有意无意地等着后头的人。

    任飞扬大呼小叫地从后面追了上来:“终于追上你了!你可把我累死了!”

    两个人并辔缓缓而行,一直向这个无人山谷的深处走去。

    高欢一直不语,垂目而行——没有人看到,他目中的杀气正越来越盛!

    “任飞扬,你知不知道我送你的那把剑叫什么?”他突然开口,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任飞扬不在意摇头:“不知道——这把剑也有名字么?”

    “有的。”高欢看着他,一字字道:“它叫泪痕。”

    任飞扬立时想起了剑脊上那一道淡淡的痕迹,不由失声:“啊?这就是泪痕剑?——就是昔年邵空子所铸,与问情、离别齐名的泪痕剑?”

    高欢颔首,淡淡道:“昔年邵大师一炉铸出三剑,第一把剑便是问情。他深知相剑之道,见此剑锋芒清澈,却非绝世之上品,仍不免堕入红尘爱憎,是以名其为‘问情’。此剑流落江湖一百余年,直至落入你父亲任风云之手,每一代主人均历经大喜大悲,难逃情劫。”

    任飞扬有点听得发怔,不由问:“这么说,这是一柄不祥之剑啰!”

    高欢叹了口气,信马由缰走了开来,淡淡道来:“第二柄铸成之剑,就是泪痕。”

    “剑刚出炉之时,天地风起云涌,一片肃杀。邵大师心知此剑杀气太重,世间又将有不少冤魂将死于此剑下,不由动了怜悯之心,泫然泪下——那滴泪坠上剑脊,留下了痕迹。故此这把剑也被称之为泪痕。最后得到这把剑的人,是我父亲高飞,他一生历经波折,但为人侠义不曾多杀无辜。终究因为泪痕滴上了剑身之故,剑上的杀气也弱了下去。”

    任飞扬听到这里插了一句,表示不同意:“你也不是无行之人,泪痕在你手上想必也做了不少侠义之事——而今到了我手上,我自然也不会胡乱杀人。你放心好了,一个人的命,怎么会被一把剑左右?”

    听得那样的话,高欢的目光变得有些奇怪起来,欲言又止。

    任飞扬却等不及了,又问:“那还有一柄剑,是否就是离别?”

    “离别,离别”高欢喃喃念着,竟有些痴了“它又名离别钩。因为邵大师在铸剑的时候出了一点差错,剑的尖部被铸弯,看上去仿佛是钩一般。昔年离别钩的主人杨铮唉。‘它若钩上了你的手,你的手就要和你分离;它若钩上了你的头,你的头就要和你分离。但我用离别钩,却只是为了能与你相聚,永远的相聚。’”

    高欢叹息了一声,不再说什么了。

    “那么,如今这离别钩,又在谁手中?”那些江湖掌故,听得任飞扬悠然神往,忍不住的问“是不是在你所说的那两位‘人中龙凤’那里?”

    “天下之大,也不知流落何处。杨铮死后,他仿佛也与世人‘离别’了。如今的江湖上,至尊的只有夕影刀和血薇剑。”高欢的目光停在自己手里的剑上,突然又道:“我再讲一段传说给你听——”

    “好!”任飞扬听得兴起,连忙点头,一脸神往。

    高欢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剑,缓缓开口,声音冷涩:“传说这一百年以来,泪痕剑下杀人无算。但若泪痕主人过分杀戮,终究也难逃一死——而且杀死‘泪痕’主人的,必定是‘问情’的主人!

    “这两把剑,一把是‘情’,一把是‘恨’,这两柄剑,必定世世相残——你相信么?”

    任飞扬听得怔了一下,又不在意地笑笑:“这怎么能信?如今这两把剑一把在你手上,一把在我手上——难道你我也会相残?”

    高欢蓦然回头,一字字道:“我本来也不相信,可如今却不得不信了。”

    他的语声如披冰雪,涌动着无比的杀气!

    任飞扬浑身一震,抬头,却看见了高欢的眼睛——残酷、冷漠,黑暗,与他平日所见的截然不同!那,完全是一个杀人者的眼神,再也没有半点侠气。

    他不禁勒马,失声问:“你你究竟是谁?”

    “我?”高欢冷冷地笑了,有点讥嘲地摇头“你们不是都称我为‘大侠’吗?——错了,全错了!我真正的身份,只不过是一名杀手!”

    “杀手?”任飞扬不可思议地问,在他印象之中“杀手”还只限于几天前在天女祠边遇见的那一群黑衣人,武功差劲,贪生怕死“你你这种人,也会是杀手?”

    高欢冷笑:“杀手有很多种。几天前那不过是三流的杀手,而我们听雪楼的杀手却是一流的,不比风雨组织逊色。”

    “听雪楼?那是什么组织?”任飞扬讶然的脱口问“风雨组织又是什么?”

    “是目前全武林势力最大的组织,也是我为之效命的对象。”高欢立刻不再往下说了,他知道这本是不该说的——即使对着一个即将死去的对手。

    他只最后说了一句:“我是来取你性命的。”

    “为什么?”任飞扬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我们无怨无仇”

    “上一辈的恩怨。”高欢道,神色却是淡定的,轻尘不惊“因为你的祖父,曾经当众绞死了我的父亲。”

    “什么?”任飞扬脱口叫了起来,差点握不住马缰“我的祖父?任寰宇么?”

    “是啊,那个靖海军的统领,任寰宇将军。”说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一直克制着情绪的高欢眉目间,终于露出了压抑不住的杀气,冷笑“一将功成万骨枯啊谁都知道他是英雄,可英雄的脚底下,又踏着多少白骨?”

    “我祖父为什么要杀你父母?”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任飞扬讷讷问。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