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快手小说网 www.ksxs.cc,荒原雪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三抬软轿,在听雪楼人马的严密监护下,向洛阳急速行来。

    然而,风砂再也没有机会和阿靖说上一句话。

    回到了萧忆情身边的她,仿佛恢复到了一贯的冷静淡漠,沉默而干练。

    连中午用膳时,手上都是拿着几封刚刚到达的飞鸽传书,一边启封,一边和听雪楼主低声的商量着什么,摒除了外人。

    “将饭菜送到楼上雅座里去,楼主和靖姑娘不下来和我们一起吃。”

    几乎每一次进路边客栈歇脚时,在开饭前,领队的叫江秋白的高个子年轻人都那么说。仿佛早已经习惯,所有听雪楼的属下都默不作声地点头,然后,各自归位吃饭。

    那两个人偶尔也会下楼来,和手下们说上几句。然而神色却都是淡漠的,似乎一滴油在水中,丝毫不和外物溶合。

    只要他的咳嗽声响起在人群中,所有人都会静下来,然后垂手、退开。

    虽然都是身怀绝技的江湖豪客,然而在看着这个病弱的年轻人时,任何一个人的眼中都只有敬畏,仿佛看着一个高高在上的神袛。

    那是他们的楼主那个君临天下的武林神话。

    萧忆情不能算寡言,但由于经常要支配那样庞大的组织负,所以从他嘴边吐出的,十有八九都是指令。然而,在他沉默的时候,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莫名的压力,时间仿佛就变得特别的长——所以,在外人的感觉中,他实在是一个话说得太少、太内敛的人。

    呆在他那样的人身边,似乎无时无刻不被一种无形的压力包围,那种被人自上而下俯视的感觉,让人浑身不自在。

    或许,也只有靖姑娘,才能一直若无其事的相随在侧吧?

    这些天里,在风砂看来,听雪楼主人的脸色、几乎都是苍白的,咀唇却是反常的红润;他的目光寒冷而飘忽,仿佛暮色中明灭的野火——连他的一双手,也是清瘦而修长,苍白得隐约可以看见皮肤下淡蓝色的血管。

    无论如何,他也不像一个霸主这个年青的男子只是一个病人。

    然而,这个病人只要一句话,却可以让这世上绝大多数健康人死在他的面前!

    “停、停轿!”一日中午,正在赶路,靖姑娘的声音却忽然响起在队伍中,三抬软轿立时止住。风砂也不由揭开帘子探出头去——因为,她也听见了风中传来的咳嗽和喘息!

    “楼主?你怎么了?”绯衣的女子走下了轿子,来到了萧忆情所在软轿前,斥退了左右手下,然后低低的隔着帘子问里面的人。

    没有回答。

    风砂只看见帘子的一角微微掀起,一只修长的手半伸着,痉挛地抓着帘子上的绒布,指甲上已经转为诡异...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